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8月19日 星期一

共濟會最高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

不論百人會與共濟會有沒關係,華人在世界上的足跡/成就,的確叫人自豪~
2009年奧巴馬提名兩位華裔擔任其內閣部長——能源部長朱棣文和商務部長駱家輝,兩人均為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成員。奧巴馬政府到目前為止一共有五位華裔擔任高官,其中三人出自百人會。

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是1990年在美國紐約成立的一個華人精英組織,是共濟會的週邊。發起人是共濟會華裔石匠大師、33級會員貝聿銘和共濟會員音樂家馬友友。百人會有會員140人左右,其中多數是美國各級共濟會員,全部是在美國社會中有影響力與知名度的華裔組成。

百人會的入會資格十分嚴格,最主要的入會標準是:在自己所從事的領域要在全美甚至全世界都有知名度,此外還必須得有好的聲望和品行。

與加入共濟會相同,加入百人會須有3名老會員的推薦,百人會設有一個專門委員會來進行資格審核和批准。其會員年費為2000美元左右。

百人會成立時人很少,只有五六十人,至2007年11月,“百人會”已經擁有149名成員。總部設在紐約,在華盛頓、三藩市、洛杉磯和香港還設立了分部。百人會每年有固定召集全體會員赴會的三日聚會。

百人會的主要職能是發揮溝通亞洲與美國文化的橋樑角色,致力加強大中華區與美國人民之間的相互瞭解並提供交流機會,討論美國華人在改善生活方面所遇到的問題。百人會以擔當“文化大使”為己任,致力鼓勵會員、社會各界和美國政府交流意見。

百人會實際是美國共濟會聯絡和控制華裔精英的週邊組織。具有百人會資格的許多會員也是履行過神秘入會儀式的華裔共濟會員和骨幹。

“求同存異”被“百人會”作為指導方針。該會會員全為美籍華人,“他們均渴望美國人民與大中華區的人民能相互瞭解,和平共處”。“百人會”宣稱無黨派背景,不偏向美國任何政黨,會員之間視為兄弟姐妹。“百人會”有時會有明確的自由主義政治立場。該會處理得很多問題涉及政治,包括外交關係、貿易政策、公民權益和社會公義。


該組織是在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華人組織之一,每年年會都會邀請美國政、商界的重要人士參加,例如2003年的年會就邀了美國副助理國務卿和前《紐約時報》總編輯等人發表演說,闡述中美關係發展。

百人會與兩岸之間的互動也十分頻繁、順暢,百人會曾多次組團訪問中國大陸。並曾與中國多位高層領導人會晤及溝通。百人會每年的年會也都邀請中國駐美大使參加。百人會與臺灣方面的接觸也很密切,連戰、宋楚瑜等曾接見過百人會的代表團。

1992年兩岸歷史性的新加坡汪辜會談,就是由汪道涵委託,通過百人會成員向臺灣共濟會員李登輝等人轉達之後促成的。

百人會著名成員包括了建築師貝聿明、前柏克萊加大校長田長霖、美國首位華裔州長駱家輝、流行性疾病研究專家何大一、雅虎網站創辦人楊致遠、慈善家唐仲英和華人女作家張純如等人。

百人會的領袖人物亦獲邀請參加每年7月共濟會波西米亞俱樂部在三藩市波西米亞森林舉行的貓頭鷹年會。

宗旨:
旅美華人能在美國立足生根做貢獻;
增進中美邦交;
改善兩岸關係

“求同存異”是百人會的指導方針。該會會員全為美籍華人,他們均渴望美國人民與大中華區的人民能互相瞭解,和平共處。百人會無黨派背景,不偏向美國任何政黨。雖為非政治團體,但不怯於採取明確的政治立場。該會處理的很多問題涉及政治,包括外交關係、貿易政策、公民權益和社會公義。1996年4月29日 ,百人會就美國對華政策問題向克林頓總統和國會提出意見書,要求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1998年6月8  日,百人會就中美關係發表白皮書,認為中美之間存在三個根本問題,主張美中關係必須建立在更多地理解與尊重文化差異的基礎之上。

百人會現已成為促進美國與大中華區關係的一股力量。鄧兆祥、李錫輝、傅履仁、吳建民等曾先後擔任百人會會長。

百人會官方網站:http://www.committee100.org/

百人會會員列表:http://zh.wikipedia.org/wiki/百人会会员列表

【附錄】美國前華裔將軍、2006年度百人會會長傅履仁談百人會
日前,記者來到美國陸軍第一位華裔將軍、曾擔任過美國陸軍法律總監的傅履仁將軍家裏,對他進行專訪。傅將軍雖已年過七旬,但在他身上卻鮮少無情歲月留下的印記:他聲音洪亮,步履穩健,一舉一動還保留著當年的軍旅作風。更重要的是,傅將軍態度和藹可親,一口頗為標準的普通話更拉近了同記者的距離。

傅將軍今年5月10日正式就任美國華人精英團體——百人會的會長,這也是他就任這一職務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八旗後代
問:先談談您的身世吧,聽說您祖上是滿洲貴族正紅旗,而您父親曾是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的機要秘書?

傅履仁:是的。我父親傅涇波跟司徒雷登一起做事很多年,也有很多年的交情,我從小就認識司徒雷登。司徒雷登是燕京大學的創始人和校長,我父親在燕京大學時就是他的助手。珍珠港事件發生後,司徒雷登被日本人軟禁起來,我父親也被軟禁在家,一直等抗戰勝利後他們才又一起出來做事。我父親從1946年到1949年一直擔任司徒雷登的機要秘書。


問:您是15歲來美國的?

傅履仁:1949年中國解放後,我父親陪司徒雷登回到美國。那年的六七月份,我和母親從上海回到了北京。但是當時北京的日子很難過,我母親為了我求學的關係,設法得到了一張去香港的通行證。就這樣,我們從北京到天津,又從天津坐船輾轉到了香港。1950年2月20日,我和母親從香港來到了美國,當時我15歲。


問:請講講您跟您的太太宗毓珍相識的故事好嗎?

傅履仁:我是在喬治敦大學二年級上學時認識她的,當時一位姓謝的中國人問我:你認識 宗家 小姐嗎?宗家的女兒們一個已結婚,另一個已訂婚,不過人家還有女兒,你要是想追求 宗家 小姐還來得及。”所以我就開始追求宗毓珍了。我跟宗毓珍是在一個聚會上認識的,當時她還有點看不起我,因為我剛從中國過來,模樣看起來很土。

我太太出生在蘇州,她是1937年到美國的。她在家中排行老三,我認為她是她們家五姐妹中最漂亮的一個。我們1960年結婚。她們家最小的就是曾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美國廣播公司擔任女主播的宗毓華。


第一位美國華裔將領
問:您畢業于喬治敦大學國際事務系和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良好的教育對您日後取得成就起了什麼作用?

傅履仁:我在上喬治敦大學時,部隊是要到大學裏徵兵的,被應徵入伍後就可以參加預備役軍官培訓課程,畢業後就可以當軍官。但是,只有美國公民才有這樣的資格,我當時不是美國公民,當然也就沒有這樣的資格。但我並沒有放棄努力,終於在1957年成為了美國公民,而且在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碩士學位還沒畢業時,就收到了參加預備役軍官培訓課程的通知。

就這樣,我參了軍且當上了軍官。本來只是要當3年的,因為幹得不錯就一直幹下去了,而且一直幹到了頭,一直幹了33年。







問:您是什麼時候當上將軍的?

傅履仁:我是1984年當上了準將,一顆星。從1989年到1993年退役,一直是少將軍銜,兩顆星。我是美國陸軍裏第一個得到將軍頭銜的華裔。

我曾擔任的美國陸軍法律總監,就是負責軍隊法令的。美國兵幹了什麼錯事,我們就拿軍法來處理。此外,我們還負責調解糾紛和採購等。總之,只要是跟法律有關係的,在軍隊裏我們都管。我當法律總監時手下總共有1700名軍法官,我的頂頭上司是陸軍參謀長。


“想成功就必須有能力”
問:作為一名華人能當上美國陸軍法律總監,您都經歷了哪些奮鬥歷程?

傅履仁:我可以給你講一個故事。我曾在英國訪問期間,一位英國將軍跟我說:“我說一句話請你不要生氣,但是如果你在英國,你是不會升到將軍的。” 我在當中校和上校時就曾問過我的上司:怎樣才能取得成功?我的上司回答的一句話我認為永遠是對的:“不管你跟誰做事,你都要盡力做最好。”這是個很好的建議,我也經常給別人這樣講。當然,一個人要想成功也必須得有能力。


更喜歡被稱為“將軍”
問:百人會可以說是個華裔精英團體,擔任會長可以說是精英裏的精英。您覺得您的哪些背景和資歷使您能當上這一職務?

傅履仁:說老實話,我本來是不願當這一職務的,因為我都70多歲了,很想享受一下家庭生活和出去旅行。但一些老會員極力邀請我出任這一職務,我只好答應了。但我只答應幹2年到3年。

我覺得他們覺得我適合擔任會長職務,除了我的軍人背景外,我在1995—2000年還在北京住過5年,當時我擔任麥道公司駐北京總裁,推薦我去北京的就是曾擔任美國國務卿的黑格將軍。後來我還當過波音公司駐北京的總裁。

另外,前任會長不會講漢語,這是個很大的短處。我雖然說得不好,但我畢竟能講,他們覺得這是個長處。不過,我還得經常向懂中文的助手請教一些詞如何用中文表達,因為在同中國領導人會面時老講英語是不合適的。



問:您雖然當上了會長,但聽說您仍很喜歡別人稱您“傅將軍”?

傅履仁:是的。在美國有這麼一個習慣,某人當過大使就一直稱呼他為大使,當過將軍就一直稱呼將軍,如當過美國國務卿的黑格仍喜歡別人稱呼他“黑格將軍”。我可以給你講一個故事:有一位海軍四星上將,後來到中國當大使,我跟他見面時問他:你喜歡別人稱呼你大使還是上將?他說:“我更喜歡別人稱呼我上將。”你看,軍人就是這麼喜歡自己的軍銜。


百人會精英濟濟
問:百人會從1990年初成立到現在,組織機構是不是已經比較完善?

傅履仁:百人會成立時人很少,只有五六十人,也沒有專門的辦公室和工作人員。我1993年加入時也就只有70來人。現在情況有了很大改善,會員已增加到142人,總部設在紐約,在華盛頓、三藩市和洛杉磯還設立了分部。不但有了全職的工作人員,而且組織機構也比較完善。


問:百人會是由建築大師貝聿銘和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等人發起成立的,您能否介紹一些其他知名會員?

傅履仁:百人會的會員中有很多華裔精英人物,除貝聿銘和馬友友外,還有前華盛頓州州長駱家輝、流行病專家何大一、雅虎公司創辦人楊致遠、神探李昌鈺和華人社會活動家陳香梅等。此外,文藝界的著名導演吳宇森、作曲家譚盾和演員陳沖等都是會員。


問:加入百人會有什麼標準嗎?

傅履仁:加入百人會最重要的標準就是:在自己所從事的領域要在全美甚至全世界都有知名度,此外還必須得有好的聲望和性格。現在,百人會的聲望上去了,很多人想加入。如今年我們在三藩市開年會時,曾當過美國宇航員的焦立中提出想加入百人會。焦立中曾是美國唯一的華人宇航員,曾在太空呆了6個月,還在太空行走過三四次,這樣的人就符合在自己的領域具有很高知名度的標準,我們當然歡迎他加入百人會。

加入百人會有嚴格的標準,不是說隨便能加入的。一個人要想加入必須得有3個人推薦,百人會還有一個專門委員會來進行審核和批准。關於百人會的年費,現在每年是2000美元左右,但我準備漲年費,因為現在活動大大增多了。


問:百人會每年最重要的一個活動就是舉行年會,今年的年會是在三藩市舉行,主題是“金橋連中美”。您能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嗎?

傅履仁:今年的年會於4月20—22日在三藩市舉行,主題是“金橋連中美”,蘊涵著我們願意當作一架促使中美關係不斷好轉和發展的橋樑的意思。會議期間,兩位美國參議員范斯坦和弗裏曼在會議上發表了主旨演講,美國前商務代表巴爾舍夫斯基和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王輯思等在會議上發言。來自金融、網路和電腦業界的企業家還在會議上探討了本行業的發展趨勢和中國市場。


問:您覺得華人這些年來在美國社會中的地位有什麼變化?

傅履仁:華人在美國社會中取得了很大進步。我1950年剛來美國時華人很少,只有從廣東來的一些老華人。到上世紀70年代,詹森總統廢除了一年只能有50個中國人來美國的法律後,華人才逐漸多了起來。現在,亞洲人占美國總人口的4%—5%。

來美國的華人越來越多,為美國社會做出的貢獻越來越大。另外,中國的國際地位越來越高,華人的地位也就隨之提高了。


問:聽說您曾當面告誡臺灣領導人陳水扁說,“‘去中國化’是錯誤的”?

傅履仁:是的。我見過陳水扁五六次。2004年我以“大西洋理事會”董事身份訪問臺灣期間,我提出要跟陳水扁談一談。我告訴陳水扁:臺灣也是中國文化,臺灣方面修改臺灣地圖等“去中國化”的做法太幼稚、太沒道理了。陳水扁聽了以後也沒有什麼話說。


讓美國政界瞭解中國
問:百人會在發展中美關係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傅履仁:百人會希望能在促進中美關係上發揮作用,如百人會注重做美國議員的工作,尤其是保守派議員的工作,希望通過做工作和對話來獲得他們的理解。

百人會在2001年和2005年做的民間調查,包括國會在內的美國機構都很關注,我希望今後能繼續做類似的民間調查。此外,百人會明年將在北京召開“大中華區會議”,屆時百人會將派代表團去北京開會。

另外,百人會的會員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我還希望能夠在環保、能源和文化等問題上對中國做一些具體的事情。







問:您曾說過,中國越發展,美國就越需要中國。您對中美關係前景怎麼看?

傅履仁:我對中美關係前景感到非常樂觀。中國經濟越來越發展,國際地位越來越高,無論是政治還是經濟,中美關係都已非常密切。美國副國務卿佐利克提出,希望中國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等於承認中國是個世界大國,在朝鮮和伊朗核問題上都得有中國的參與。

我認為,中美關係中最大的問題是如何看待對方及如何建立信任的問題。只要雙方加強對話、交流和溝通,相信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此外,百人會的宗旨是“求同存異”,我認為這個模式同樣適用於中美關係。


問:百人會有兩大使命,即鼓勵美國與大中華區人民建立建設性的關係和推動華裔全面融入美國社會。您在擔任會長後會採取什麼新舉措,帶來什麼新氣象?

傅履仁:我希望在任期間能在華盛頓地區提高百人會的聲望和影響力,尤其在國會的聲望和影響力。我們準備有選擇地去做一些重點議員的工作,因為很多議員不瞭解中國,也根本沒去過中國。

此外,百人會會員不能光是一些百萬富翁、億萬富翁,我還準備多招一些知名學者 和大學 教授,尤其是研究中美關係的學者 和 教授加入百人會,為促進中美關係發展做出一份貢獻。(記者李學軍)

http://hexinbbs.blog.163.com/blog/static/16191030020121127830364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