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日本網游高手到敍利亞體驗實戰感覺:敘前線的外國參戰者

對那些需要戰爭的人來說,戰爭是正義的。天空落下炸彈,生靈塗炭。戰爭對少數人來說,是一場遊戲,戰爭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軍事家不為戰爭和毀滅效勞,而為和平與諒解服務。

新浪網 8月1日刊發專欄文章,關注參與敍利亞內戰的外國參戰者。令人驚訝的是,與人們一般想像的不同,反政府武裝的“海外兵團”中有來自日本的嗜血遊戲玩家,稱“我只想體驗一把實戰的感覺!”;也有來自歐洲的失業青年。當然,還有更多的是來自周邊戰亂國家,為狂熱信仰而熱血沸騰的青年。

轉載全文如下:
今在敍利亞發生的一切,仿佛對媒體而言都失去了興趣。冗長無止的戰亂,數以萬計的難民潮,喋喋不休卻不見大動靜的各國……所有的一切都讓讀者漸漸覺得敍利亞就是一個每天都在打戰,每天都在死人的地方。當我把這樣的感觸告訴我的好友海倫時,她無可奈何地一聲歎息。

模仿頭盔攝像頭拍攝的戰鬥場面

海倫和我一樣主修國際政治中東問題研究,可是她的經歷卻讓我羡慕不已。上周她剛剛從敍利亞回到美國。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國家,海倫做了將近一年半的自由撰稿人,她的主要時間都花在政府軍與反對派對峙最激烈的阿勒頗,進行現場報道。她所目睹的和經歷的用“煉獄”來形容並不為過。

敍利亞的戰亂已經持續了兩年多,現在在敍利亞境內作戰的早已經不單單是敍利亞人民自己了,各方勢力地滲透與暗自角逐也讓戰況變得越發難以預計。當我問起海倫,敍利亞的反對派到底都有什麼人時,她告訴我了下面三個蠻有意思的小例子。

日本網游高手 – “我只想體驗一把實戰的感覺!”
海倫第一次見到這個日本青年時,還是蠻訝異的,沒有想到會有日本人出現在阿勒頗。他個子不高,年紀大概就在二十歲出頭。平常話不多,一半原因是他的英語不好,另一半就是他有意不透露出更多的個人信息。他讓大家稱呼他為“James”,據說是拿著去鄰國約旦的旅遊簽證,從日本輾轉來到這裏。他曾經向海倫炫耀說自己是網絡遊戲高手,擁有“不死之身”。現在來到敍利亞,加入到反對派的隊伍裏面,就是希望可以體驗一下網絡遊戲的真實版!他和敍利亞當地人的對話基本上就是索要更多的槍支彈藥,然後隨著他們一起沖向前線。James還告訴海倫,他不打算長久呆在這裏,最長不超過一個月。“總不可能天天經受這麼刺激又驚心動魄的日子,我就是想體驗一把實戰的經驗!這種身臨其境的震顫感覺比玩遊戲來得更爽!”

海倫說兩周之後,就沒有再見到James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提前回國了。不過海倫又補充道,說她忘不了有次見到James從前線作戰回來時的神情,那種興高采烈地如同抽大麻般的激動不已,讓海倫從他眼中讀到了“嗜血的快感”。

敍利亞戰場並不“好玩”,圖為一名正跑過馬路的反政府軍人員

上圖中的同一人,中槍倒地後他努力爬向同伴,但最終仍因失血過多而死

歐洲失業青年 – “生活中太多的挫敗,讓我選擇為正義而戰!”
眼下參與到敍利亞戰爭的外國人越來越多,而其中的十分之一均來自歐洲,大概有一千人左右。這些人在敍利亞的活動,讓歐洲政府十分擔心。法國外長就曾經表示,這些青年有可能會是“定時炸彈”。他們一旦在敍利亞被恐怖組織所洗腦,回到歐洲後,就有極大的可能在當地策劃或進行一系列的恐怖活動。

海倫也確認的確有不少的歐洲青年在敍利亞本土,她就認識一個從土耳其偷偷入境來到阿勒頗的德國青年Tarek。

當代許多畫面擬真度極高的電子遊戲令許多青少年沉迷,並誤認為戰爭是一件“好玩的事”

作為穆斯林移民家庭的第二代,Tarek在德國的時光顯然並不是那麼開心,已經失業了很長一段時間,按照Tarek原話來形容就是:“感覺生活當中一直沒有目標與方向,直到敍利亞爆發內戰,看到新聞後,覺得我自己有使命來加入戰鬥,以保護穆斯林兄弟姐妹免受巴沙爾(敍利亞總統)的迫害。我是在為正義而戰!”

敍利亞反政府軍由於缺乏重武器和訓練,戰鬥中傷亡率極高

不過海倫補充道,如今的Tarek已經在阿勒頗加入了基地組織,並且開口閉口都是“聖戰”,極端主義的思想在他身上表現得越發明顯。

利比亞母親 – 誰可以告訴我,我的兒子究竟在哪里?
讓海倫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來自利比亞的母親,她一直在阿勒頗當地四處打聽自己兒子的下落。這位母親在利比亞戰爭中失去了自己的兩個兒子,當利比亞戰爭結束後,本以為可以慢慢恢復正常生活的她,某天突然看到了自己唯一的小兒子留下的紙條,上面就簡短地告別母親,表明要來敍利亞加入反政府軍的隊伍。並以真主的名義向母親發誓,要全力推翻巴沙爾政權。

看到兒子留下的紙條後,這個已經五十歲出頭的老媽媽也立即動身,來到了敍利亞,開始了漫長的尋子之路。她不止一次地拿著兒子的照片向海倫反復確認是否見過他;並向海倫解釋,覺得記者應該見多識廣,有可能會見到她的小兒子。海倫說,剛開始時,這位母親一再表明,倘若找到了兒子,要立馬狠狠地揍他一頓,來解解氣。可是半年過後,這個母親還守在阿勒頗苦苦尋覓兒子,卻哭泣著嘟囔道“只要回來就好,趕快回來就好。”

海倫說她自己心裏也不確定這個男孩是否還活著。戰爭進行到現在,每天都有無數的人喪命,因為阿勒頗醫療物資的缺乏,在醫院的地板上活活疼死或是流血身亡的也不是奇聞。海倫也十分痛苦地表明,每每想到《雷霆救兵》裏面的情節,再看到這位老媽媽愁容滿面的神情,就會有一種莫名的自責與深深的愧疚。無論如何,這位母親都沒有放棄找尋自己的兒子,海倫回美國前,還專門去探訪她,老媽媽說她一定要等到有兒子消息的那一天,不管這個消息是好是壞。

被戰火化為廢墟的敍利亞城市阿勒頗

其實,像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每天也都在敍利亞發生著。這些人選擇拿起武器的原因各異,而各自的命運也不盡相同。海倫告訴我,在敍利亞期間,最大的感受就是別處的生活真好。在阿勒頗,人們常把生死掛在嘴邊。上午剛問過早安的朋友,有可能下午就被發現已經身亡。內心的恐懼感會久久揮之不去,而同時海倫也承認,自己最害怕的就是世界正在慢慢適應這樣的敍利亞,人們對那裏所發生的一切漸漸變得有些麻木。這不禁讓我想起了那句名言,也許用它來做結尾再合適不過了:“當一個人死去時,那是一個悲劇;當一百萬人死去時,那只不過是一組數字。”(權曉丹)

http://www.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3_08_02_163017.shtml
【觀察者網 – 新浪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