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種子銀行含藏著解決未來糧食問題的關鍵

種子銀行不單是解決未來糧食問題的關鍵,更是國家對抗孟山都的重要防線!2003年伊拉克戰爭, 該國的種子基因庫正正成為盟軍的搶奪目標,掠奪過後,這些種子庫基本被全面轟炸摧毁。戰後通過美方的緩助,轉基因作物如雨後春荀般在當地發展起來,背後目的,可想而知!
為了跟上人口和收入增加的速度,研究人員估計,糧食供應必須在未來25年增加一倍。但是考慮到我們目前面對的氣候變化、土壤退化、水和土地的短缺等等問題時,要解決未來糧食需求的關鍵可能不止要靠遺傳學和植物育種的進步,還要再加上儲存在種子銀行中的多樣的植物種源來幫忙了。

怎麼說呢?世界上的開花植物有大約三十萬種,但人類熱量所需的八成來自於其中只有少於一打的種類。考慮到未來可預見的糧食危機,美國康乃爾大學植物遺傳學家蘇珊McCouch等人在7月4日的「自然」期刊中提出,人們需要再仔細的看看那些尚未被採用的植物。




McCouch說:「基因銀行持有數十萬種植物的種子和組織培養材料,這些都是由農田以及野生種群收集來的;它們可以提供植物育種者創建未來作物所需的原料。」。

「例如,過去植物育種者在篩選了超過6000個品種後,找到了一種野生的水稻Oryza nivara;將這種水稻與栽培種雜交後,產生了可以抵抗grassy stunt virus disease(水稻草狀矮化病)的新品種,而這種新品種在過去36年來廣泛的種植於亞洲。同樣在1997年,引進來自野生種源的基因,用以提升農作物對於環境的耐受力以及對害蟲的抵抗力,也為全世界省下/賺進了115億元。」

「雖然種子易於在世界各地的1,700個基因庫取得,但是它們並沒有在植物育種中充分發揮潛力。」McCouch說。

目前,因為缺乏相關基因以及它們所賦予的特質的資訊,使得育種者難以利用種子銀行內含藏的豐沛的遺傳資源。由於識別遺傳資源所需要的時間和精力很多,McCouch提出三點:

1. 針對種子銀行中的收藏進行一個大規模的基因定序,並評估這些植物的表現型(phenotype)建檔,以便開始預測它在農田裡的表現。

2. 進行大量的表現型的評估,不僅針對基因銀行的收藏,也包含了在地農作物與野生種和外國品種雜交後的子代,以找尋能適應本地環境的新品種。

3. 開發交流平台,促成各基因庫、農學家和育種專家之間進行國際間資料的彙整與交流。


這樣一個全球遺傳資源合作系統,根據McCouch估計成本每年約2億美元。

McCouch說:「這是很有價值的投資,考慮到光是在瑞士日內瓦附近的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大型強子對撞機運行每年就要花1億美元,而一架戰鬥機的造價也高達1.8億美元呢!」

參考文獻:
To feed the future, we must mine the wealth of the world’s seed banks today, experts argue

http://pansci.tw/archives/45142


種子銀行的背後-引自烏有之鄉
我留意了末日種子庫的建造和出資情況。 但是,媒體對此的報導比較混亂,一般都說,它由挪威政府出資建造。 但是,挪威政府出多少錢,報導中的差別很大,有的說300萬美元,有的說800萬美元,有的說900多萬美元。 這個錢似乎不是很多,媒體報導說,挪威政府只擁有這個大型“地窖”的所有權,至於地窖裡存放的東西,挪威政府並沒有所有權。 這就好比銀行的保險櫃,客戶存在銀行保險櫃裡的東西,不屬於銀行。 這個道理是說的過去的。 所以,挪威王儲和美國前總統卡特不能到核心地區,也是應該的,因為核心地區的東西,屬於“別人”。 因此,挪威政府不管究竟出了多少錢,與媒體報導的另一個出資相比,就顯得很少了。 媒體報導說,比爾-蓋茨的慈善基金會為這個世界末日種子庫出了3000萬美元。 某些人是否又要讚歎比爾-蓋茨的慈善事業了? 我只是好奇,比爾-蓋茨怎麼突然關心起植物種子了?

世界末日種子庫從動議到實施到建設完成,經過好幾年。 在此期間,媒體隱約提到了參與這個種子倉庫建設的,還有一個神秘的“第三者”,但始終未能說明、說清。 西元2008年,“世界末日種子庫”宣告建成,歐盟官員等一大批人出席了了開幕典禮。 這年2月,一個名叫Jo Hartley的女士為《自然新聞》( Natural News )寫了一篇報導文章,《世界末日種子庫即可投入商業運營》( Doomsday Vault Ready for Business on the Island of Spitsbergen ), 這是該報導的網址鏈接 。 在這篇報導的第三自然段,作者寫到: The group of investors includes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Monsanto Corporation, Syngenta Foundation, and the Government of Norway. Both Monsanto Corporation (US based) and Syngenta Foundation (Swiss based) are leading agricultural companies active in the development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plant seeds and related agricultural chemicals.

這段話的翻譯如下: 該種子庫的投資者包括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孟山都公司,先正達基金會和挪威政府。 孟山都公司(總部設在美國)和先正達基金(總部設在瑞士)是活躍在轉基因植物種子開發及相關的農業化工產品領域的龍頭企業。

看出什麼?
以前媒體報導中說的最多的挪威政府,排在最末。 比爾-蓋茨基金會和洛克菲勒基金會這裡不去說了,孟山都和先正達都排在挪威政府的前面。 怪不得比爾-蓋茨突然關心起植物種子了,原來與孟山都和先正達混到一起去了。 如果不是西元2008年開幕時的這篇“洩密”報導,全世界的人們對於這個“世界末日種子庫”的印象,就只有挪威政府和比爾-蓋茨。 而此行為中最重要的孟山都和先正達,在此之前都“隱身”了。 這兩個公司是乾什麼的? 報導中說了,它們都是搞轉基因植物種子的! 於是,我們突然明白了——這個世界末日指的僅僅是自然植物的世界末日! 拯救世界末日,實際上只是要拯救自然植物。 然而,造成自然植物滅頂之災的大洪水是什麼? 孟山都和先正達的出現,讓我們意識到,自然植物的世界末日並非核戰爭、海平面上升等“人禍”,而是轉基因種子這個“人禍”。 如果這件事情由別人來做,也許真的有點功德無量的意思。 但是,這件事情的“隱身”操作者,恰恰是孟山都和先正達! 也就是說,針對自然植物種子的大洪水(轉基因)是孟山都、先正達製造的,而從這個大洪水中拯救自然種子的,也是孟山都和先正達。 換句話說,在這個被人讚美的現代諾亞方舟故事中,上帝和諾亞,居然是同一個人! 而比爾-蓋茨的慈善家形象,恰恰給孟山都、先正達做了完美的掩護。

如果轉基因種子像孟山都以及孟山都僱傭的專家、科學家所說的那麼好、那麼安全、那麼無害,孟山都為何還要製造抵抗轉基因大洪水的現代“諾亞方舟”? 為何還要預防世界末日? 如果孟山都、先正達不製造轉基因的大洪水,自然植物的世界末日就不會到來,它們又有什麼必要製造現代諾亞方舟? 《聖經》故事說,大洪水之後,只有諾亞一家倖存下來。 那麼,在孟山都、先正達等製造了轉基因大洪水後? 借助現代諾亞方舟——世界末日種子庫,而生存下來的人,會是誰? 我是杞人憂天嗎? 人們在說世界末日的“人禍”時,還提到一個事例,世界上各個國家有不少種子倉庫,中國也有,但是,伊拉克、菲律賓的種子倉庫被意外毀掉了,似乎世界末日種子倉庫就能應付這種意外。 但是,我們知道,伊拉克的種子倉庫是被美國人發動的戰爭毀掉的。 菲律賓的種子倉庫據說是毀於水災。 然而,伊拉克、菲律賓的種子倉庫被毀之後,並沒有像“世界末日種子庫”承諾的那樣,用保存的自然種子來恢復自然,而是,這兩個國家都開始大力推廣轉基因種子! 我看到某個東西,正在扮演著上帝,既準備製造轉基因大洪水,又通知了它自己,還給自己製造了抵抗轉基因大洪水的諾亞方舟。 這個讓人看不懂的行為,究竟要達到什麼目的? 準確一點:轉基因大洪水要毀掉誰? 末日種子倉庫的現代諾亞方舟要拯救誰?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504/18/809160_26077102.shtml

基因、糧食、希特勒與Bilderberg Group


孟山都危害環境與健康


如何遠離基改食物中的 Bt 毒素?

衝進巴格達博物館洗劫 美軍攻打伊拉克疑搜刮大量黃金(銷毀原生種子)

基因改造揭秘:吃下基因改造玉米會怎樣?

GMO 是導致皮膚怪病的罪魁禍首?

“美帝”陰謀要毒死中國人?美國早已“全民轉基因”

基因污染(Genetic pollution)

孟山都:2050年全球糧食翻番很困難,缺乏全面解決方案

孟山都 MONSANTO (現已更名為 “生命科學”企業),可是 惡靈谷堡 的 保護傘公司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