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天主教信仰,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關係

與舊敵人結盟的怪現象是否顯示危險的信號給我們?你也許會被真相震驚! 

By Ken Raggio
小心!歷史的敵人正在改變立場
在Irving Baxter Jr的書,《給總統的信息》,他顯示出天主教信仰、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啟示錄第六章和撒迦利亞書第六章四匹馬中的三匹馬。

白馬是天主教信仰、紅馬是共產主義,黑馬是資本主義。

這些盛行的末世之靈是歷史性的哲學和政治的敵人。

西方的資本主義和前蘇聯的共產主義的敵對證據是冷戰。

約瑟夫.史達林實際上殲滅在俄羅斯的天主教信仰,表明在無神論者的共產主義和天主教的信仰之間有著歷史上的重大仇恨。

五十年前,任何人在自由的世界會假定西方的資本主義總是同情羅馬天主教教會,並且資本主義和天主教信仰聯合起來會瓦解共產主義。

自從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下,和表面上推翻在東歐國家的共產主義據點以來,很多人得出結論,共產主義確實受到致命的打擊。

民主改革遍及全世界,引導通俗的觀察員相信文明是朝向更西化的生活方式。

世界的大眾媒體強烈宣告這樣的結果會帶來人權、國際間的維持和平的成就、取消貿易障礙、和普世宗教。但是事情並不是像他們所看見的。

敵人成為朋友...朋友成為敵人... 
小心查驗共產主義、天主教信仰和資本主義的關係,會得出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實。

1992年3月4日的西雅圖時報報導戈爾巴喬夫「讚賞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因為羅馬教宗扮演重要的角色帶來歐洲的變化。」

前蘇聯總統,首個與教宗會面的克里姆林宮首長,說他和波蘭出生的若望保祿分享「深深的同情和理解。」

戈爾巴喬夫寫,「最近幾年在東歐的改變,如果沒有教宗的出現是不行的。雖然他沒有偉大的角色和政治知識,但是他明白怎樣操縱世界舞台。」

他們首次在1989年12月於梵蒂岡的會議,戈爾巴喬夫發誓允許在蘇聯的完全宗教自由,同意建立與梵蒂岡的外交關係和邀請教宗到莫斯科。次年,兩人再在梵蒂岡見面。

立即理解這件事是困難的,一個無神論社會主義的政策能夠戲劇性地改變成羅馬天主教的信仰。

不管怎樣說,這是馬克思最初宣告的「宗教是人民的鴉片」。

一個明快的猜測揭示相互的共識:「你抓我的背,我將會抓你的背。」

為要在無神論者手裏交換更多的宗教自由,在社會主義的國家裡,天主教教會實質上同意不斥責社會主義是邪惡的。

馬丁,在他的書《這血的鑰匙》,記述千禧年的「結束遊戲」是在教宗的天主教信仰,戈爾巴喬夫的列寧社會主義和西方資本主義之間扮演。

奇怪的夥伴:共產黨員和天主教徒! 
這個過程大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開始。

天主教教會開始承認希特拉在德國的地位,以便打擊從俄羅斯來的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革命。

之後,希特拉成為魔鬼似的人,除非教宗Pius XI過早死亡,他不會撤消對他的認可。

某個在歐洲的一班激進天主教徒表示支持共產主義數年,使用人們對希特拉的恐懼來達成他們的目的。

這些「基督徒共產黨員」成為天主教教會的驅動力。

他們是早期現代「解放神學」的支持者 - 馬克思革命福音現在獲得普遍的承認在宗教和政治的圈子裡。


官方政策改變 - 教宗若望XIII轉變態度 
早在1963年4月,教宗若望XXIII寫下廣為人知的文件,《Pacem in Terris》,他公開倡導與共產主義的妥協。

梵蒂岡和蘇聯的關係也得到難以想像的改善。

前教宗若望XXII想像打敗俄羅斯。因為得到莫斯科完全同意天主教信仰,所以若望XXIII看見這是一個前端給天主教的福音傳播。(讀者注意,若望XXII和若望XXIII是兩個人)

最終,藉著允許其他人的自由操縱,共產主義代表和天主教樞機主教學習到他們各自能夠促進他們自己的目的。

如果共產黨員讓人們出席教會聚會,教會將會保衛政府。

結果是,過去30年看到天主教信仰在共產主義土地「復興」。

天主教徒相信「瑪利亞」改正共產主義的「錯誤」 
既然天主教徒在那些國家享有新的自由,我們觀察到其他的迷人元素。

最近俄羅斯共產主義的「崩潰」帶來某個部分羅馬天主教信仰的「花地瑪熱」病。

大量的朝聖者湧入葡萄牙花地瑪,80年前那兒有三個孩子宣稱看到處女瑪利亞,「我們的花地瑪女子」。

她告訴他們俄羅斯將會傳播「錯誤」給全世界,最終世界會改信羅馬天主教。

「天后」信徒相信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是回應他們花數十年的時間用薔薇經祈求俄羅斯「改變宗教」。

在嘗試暗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一年後,他訪問花地瑪,請求瑪利亞「幫助」這個「動蕩和不穩定」的東歐狀況。

他也多謝她拯救他,在孩子的5月13日紀念日的異象中,自稱KGB殺手的子彈會在1981年奪去他的生命。

他記起那時的襲擊:「我感到你的拯救在我身旁出現。」

最近教宗訪問波蘭和向估計一百萬個聚集在Jasna Gora的年青人說話。

以黑聖母偶像作為背景,他揭示他的新歐洲目標是要請求年輕人幫助他「回復歐洲到基督教的根源」。

靈體的「處女瑪利亞」說火從天降。教宗會跟著行嗎? 
聖母瑪利亞論是羅馬天主教教會的稱謂,它是信仰和尊敬的處女瑪利亞,向她禱告和藉由她接收預言。

每一件梵蒂岡全心全意贊成的東西是信仰瑪利亞之靈,「上帝的母親」,是指導這些巨大的發展。

在一本名為「雷的公正」的書,它是特德和莫琳.Flynn所寫,藉由突出的梵蒂岡內部人馬丁提供,瑪利亞預言很快來到世界舞台的深刻變化。

「我們的女士」預言性地被引用(在開始的章數),「比洪水更壞的懲罰即將臨到可憐和敗壞的人類。火從天降是公義上帝的兆頭,那個時間顯示祂的大能力。」

這些話是啟示錄13:13-14,它指天啟的「假先知」:「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



首先,火,然後敵基督? 
這些話語描述最有能力的宗教領導人在世界上表演奇跡,這件事是「受到祝福的處女」所預言的!

教宗每日向「受到祝福的處女」禱告,瑪利亞令世界順從上帝,他是瑪利亞角色的主要防禦者。他說耶穌基督是上帝和瑪利亞的中保!

也許他是另外一個實現第15節預言的人,就是「給獸像生命的氣息」?

也許教宗實際上介紹一個有世界權力的人,他的像正好是耶穌的相反?

敵基督的「像」邏輯地會是人,這是因為假先知把他推薦給世界。

共產主義和天主教信仰吞食資本主義 
最後要注要的是關於第三勢力 - 資本主義。

梵蒂岡和社會主義的聯盟深深地加強,資本主義變成他們要奮鬥目標。

可以預言的是,聯合國和梵蒂岡的社會主義計劃是要快速吞併華盛頓。

這是明顯的,在聯合國成功使美國和它的主權失色後不久,因此會實現Nikita Krushev對美國的可恥威脅,聯合國指揮台會顯示「我們將會埋葬你!」

這是吃驚的,教宗與Fidel Castro一樣表示同情,美國的「貧富懸殊」從來沒有得到改善(經典的社會主義行話)。

資本主義注定吞噬民主的社會主義。

我們是否將會在眼前看見「獸和假先知」的啟示錄情節?

如果教宗推薦世界領袖去解決中東危機,要注意!是啟示錄第13章的完美情節。

我們要細心監視梵蒂岡和東方國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