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Delta Force——謠言與所謂內幕

三角洲部隊這名字應該在軍迷-甚至在電玩迷界中響噹噹吧~但當中確有些迷思令眾人一頭霧水,Delta Force的起源是什麼呢?取用Delta這名稱是和三角洲有關的嗎?本文為你一一破解~

關於三角洲部隊,在網上隨便搜索一下就能找到一大堆內容差不多的中文資料。 但我並不打算在本波上重複又重複那些已經被轉貼到爛大街的材料,本文中主要是針對幾個被轉爛的謠言,並補充一些其他內容。

先說第一個轉爛的謠言,就是“藍光”(Blue Light)。 在許多文章中說三角洲部隊的前身是“藍光突擊隊”,而另一些文章則把營救德黑蘭大使館人質的行動說成是“藍光行動”。 事實上Blue Light是1970年末由綠色貝雷帽的第5特種大隊(5th SFG)所建立的一支反恐小組,是查爾斯·貝克韋思(Charles Beckwith)的三角洲部隊的競爭對手。 當時特種部隊的預算本來就不多,而美國軍方對於反恐怖部隊的建立也不太熱心,貝克韋思當然不能讓另一支與三角洲性質相同的部隊來跟他爭人爭錢爭權,在1978年,他終於成功地獲得來自高層的支持,於是“藍光”被解散,“三角洲”得以保存。

至於在1980年美國為解救德黑蘭大使館人質而實施的營救行動也不是叫做藍光,在最初的計劃階段,這個行動被命名為“飯碗”(Ricebowl)——嗯,這個名字連你都覺得難聽吧,所以後來又改稱“鷹爪”( Eagle Claw)。 執行該次營救行動的突擊隊是一支包括“三角洲”在內的聯合部隊,被稱為1-79聯合特遣隊(JTF 1-79),也不是“藍光突擊隊”。 不過在1-79聯合特遣隊中其中一個參謀人員原本倒是在被解散前的“藍光”裡面擔任情報參謀(S-2)的。

三角洲部隊的創建人查爾斯·貝克韋思
另一個爛街謠言就是“三角洲”這一名稱的由來。 許多文章都說貝克韋思早年在越南的一片三角洲地帶(或說是三角形地區)吃了虧,受了傷,他對此耿耿於懷、終生難忘,以至於成立這支部隊後就取名為“三角洲”。 事實上,Delta Force這個名字是這支部隊正式名稱的俗稱,這支部隊的正式名稱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第一特種作戰分遣隊”(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簡稱SFOD-D),所以才被俗稱為“D部隊”,這個Delta其實是指D,而不是指三角洲。 那麼為什麼要叫做D部隊呢? 美國陸軍特種部隊(即綠色貝雷帽)的編制是大隊之下有A、B、C三級編制,而查爾斯·貝克韋思組建的這支反恐小隊是屬於陸軍的特種部隊之一,卻不隸屬於陸軍特種部隊,所以就被稱為D隊。 他們還另外有一個稱呼,叫CAG(戰鬥應用大隊Combat Applications Group的縮寫)


鼎鼎大名的“三角洲”原來只是無線電字母報讀法,這很無趣吧? 是的,其實美國許多精銳部隊的名稱都是平平無奇了無新意的,比如“海豹”,只不過是“海陸空”的縮寫,“綠色貝雷帽”也不是正式名稱,人家原名叫“陸軍特種部隊”(Army Special Forces ),難得有個160起名叫做Night Stalker,剛開始以為很cool,結果現在卻變成很creepy了。

查爾斯·貝克韋思確實在越南吃過虧,但他耿耿於懷的不是什麼三角洲地帶,而是那些不懂得運用特種部隊的高級軍官。 貝克韋思在1962年曾作為交流人員而與SAS在馬來亞一起執行過任務,對SAS非常推崇,但他在越南初次嘗試模仿SAS而臨時組建的一支小部隊卻被上司指派去乾一件不適合特種部隊幹的事情——堅守一個陣地。 於是,這次任務他就吃虧了。

由於三角洲部隊是完全師承自SAS的,所以三角洲部隊的作戰單位編制形式也是完全參照SAS的“四四”編制,即每個中隊由四個4人作戰小隊組成,根據任務需要時可隨時編成兩個8人小隊,或八個2人小組,或是16人一起行動。
查爾斯·貝克韋思在為“鷹爪行動”的行動人員作出發前動員講話

身穿便服的突擊隊員正準備登上C141,“鷹爪行動”正式開始

正在步出C141的“鷹爪行動”突擊隊員,根據查爾斯·貝克韋思的自傳,那年月的三角洲隊員就算在基地出入都不穿軍服,打扮得像個嘻皮士

“沙漠一號”臨時機場的守衛,左邊手​​持華爾特MPL的是三角洲隊員,右邊那個是75遊騎兵的人

在“沙漠一號”地點被燒毀的EC-130E

被燒死的空勤人員

由於事故是RH53撞上了EC130E,所以掛掉的都是海軍陸戰隊和空軍的空勤人員


還有一些資料中說到三角洲部隊是“在陸、海、空三軍特種部隊中選出最合適的人員……”,這也是瞎說。 三角洲部隊是屬於美國陸軍的特種部隊,所以其成員主要是來自陸軍特種部隊和第75遊騎兵團,也有一些陸軍內的其他部隊的人參加,但海軍、空軍和陸戰隊的人是不會跨兵種跑來參加三角洲部隊的。

關於三角洲部隊的選撥要求之高,許多人都會津津樂道地重複一個段子:“新隊員面試時會被問一個問題:當你要執行任務去炸毀一座煉油廠,半路上被兩個小女孩撞見了,怎麼辦?殺掉她們,帶她們上路,還是置之不理?”

其實這個段子的出處是在查爾斯·貝克韋思的自傳裡,不過提問的人是心理專家,不是特種作戰專家,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因為無論你選擇滅口還是放人都不重要,心理專家會接著要你進行解釋,然後開始刁難你的答案。 他只是根據你的反應來判斷你是堅決果斷還是憂柔寡斷,看你在壓力之下能保持冷靜還是情緒失控,而且這些心理測試題往往是在選撥隊員在體能測試中被折磨得筋疲力盡的時候進行的,是屬於心理承受能力測試的一部分,測試題的內容希奇古怪,這條“滅口還是帶走”的題目也不是每個新人必做的標準題。

三角洲部隊選撥時的淘汰率的確相當高,例如在最早期的隊員Eric L. Haney所著的《Inside Delta Force》一書中提到,他那一批人裡一共有163個來自綠色貝雷帽和遊騎兵的人參加選撥,最後只有18個人通過選拔,然後這18個人裡有4個人未能通過心理測試,最後成功入選的只有14人,淘汰率超過90%。

有關三角洲部隊的訓練,許多中文資料都說得七七八八,我這裡也不再重複。 不過要補充一點的就是這些特種兵除了戰技戰術訓練外,還要做許多與戰鬥無直接關聯的訓練,例如讓CIA的人來教他們間諜技能,讓FBI的人來教他們一些執法知識,讓航空公司的人來教他們駕駛和操縱機場地勤車輛,甚至還請來禮儀部的人培訓他們出入高級外交宴會的儀態。

1979年三角洲部隊的訓練照片,
當時在美軍中也只有他們會進行這類室內近戰和拯救人質的訓練
大多數資料都認為三角洲部隊參與的第一次實戰行動是鷹爪行動,但開頭已經說到,美國軍方高層對於專門反恐怖部隊的建立並不熱心,而武力營救也並非首選,等到不得不開展行動時才發現除了三角洲部隊外再沒其他進行過類似訓練的隊伍,所以才決定讓“查理的天使”擔當主角。 但這次行動因為各個軍種都要來摻一腳,於是這個行動就變成了一個照顧各個單位都能出一下彩的複雜的多兵種聯合行動,於​​是就有了美國四大軍種組成的“1 -79聯合特遣隊”。 眾所周知的,這次行動由於在“沙漠一號”加油地點因為直升機與加油機相撞,以及其他直升機都出現一些機械問題顯得不那麼可靠,導致運輸直升機的數量不足而不得不中止任務。 而這些問題都是由於這個草台班子互相之間不熟悉、軍種之間互相不配合引起的,例如陸戰隊飛行員要飛他們不熟悉的海軍直升機等等。 而後來為了解決聯合特種作戰的種種問題,所以才有了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和一些專門的支援部隊如“夜間尾行”的建立。

其實早在1980年的鷹爪行動之前,三角洲部隊就已經間接地參與一些反恐怖活動,例如在1979年泛美運動會時,他們就與FBI合作,成立一支聯合反恐小組預測可能發生的恐怖活動並製訂相應的預防措施和應急處置計劃。

三角洲部隊最初建立時人數相當少,而且是以作戰人員為主。 早期的三角洲部隊只有A隊和B隊兩個中隊(Squadron),後來因人多了又加了個C中隊出來,三個戰鬥中隊的編制一直延續到現在。

現在的三角洲部隊規模已經相當大了,足足有800至1000人,但其中的作戰人員只有約250人,擴充的都是後勤支援人員。

現在的整支三角洲部隊裡包括了D、E、F三個主要部門,其中D部門是指揮和控制部門,即司令部。 而E部門是包括了通訊、情報和後勤支持在內的大部門。 後勤部門提供包括財政、物資、醫療、研究、專業技術等支持活動,例如他們有自己的醫療分隊,除了駐在布拉格堡外,在美國全國各地的秘密基地都有專門醫生為特種作戰提供醫療援助。 情報部門叫(The Funny Platoon)專門為三角洲部隊的作戰行動提供情報支援。 而雖然三角洲部隊的空中支援主要依賴於第160特種作戰航空團,但現在也有自己的航空中隊,裝備有12架直升機(AH-6和MH-6)。 是名副其實的“特腫部隊”啊。

目前真正的三角洲部隊的戰鬥人員(稱之為Operator(s))就是屬於F部門下的A、B、C三支戰鬥中隊(Squadron)。 在每支中隊下面各有三支戰鬥分隊,每支分隊下面各有三支戰鬥小隊,即前面提到模仿SAS四四編制的16人小隊。 不過也有一些資料提到現在的三角洲戰鬥小隊有16~20人,根據需要再細分成4~5個四人小組。

現在的三角洲之所以有那麼多屬於自己的後勤支援部門,恐怕還是與1980年代的幾次失敗行動有關,例如在1984年12月他們打算營救一架被劫持到巴基斯坦的科威特客機時,由於後勤支援出錯而計劃擱淺。 所以現在他們寧願把所有的事都控制在自己手裡。

許多文章裡說美國政府從來沒有正式承認過三角洲部隊的存在,這倒是真的。 五角大樓嚴格控制有關三角洲部隊的公開信息,官方的態度就是絕不承認(但也不否認)。 如果有時你看到五角大樓裡某些公開的文件中提到沒有明確其所屬單位的Operator(s),那就有可能是指三角洲隊員(老美就是喜歡玩文字遊戲啊)。 其實海豹也是同樣的待遇,例如今年4月解救被索馬里海盜劫持的菲利普斯的幾個狙擊手,全世界的新聞媒體都說是海豹,但美國國防部發出的新聞稿中通篇找不到一個“SEAL”字,只說是海軍特種部隊。 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雖然官方不承認(也不否認)海豹的存在,卻又不阻止海豹定期搞開放參觀活動(除了一直保持神秘的DEVGRU)。

不過現在三角洲部隊的神秘感已經沒那麼強了,因為有關三角洲部隊的書就不少,而三角洲退役人員出來寫的書至少有5本。 在1980年代我國內就出版過查爾斯·貝克韋思寫的自傳《DELTA FORCE》,本文前面有關“藍光”、“D部隊”等解釋都是來自於此書的,而2006年開始有一部美劇《秘密行動組》(不過個人認為這電視劇比較爛,不推薦),原名THE UNIT,其軍事顧問和編劇之一就是那個寫《Inside Delta Force》的Eric L. Haney。 為什麼片名叫THE UNIT? 根據另一位同樣是自三角洲部隊退役的Pete Blaber所寫的書《The Mission, The Men and Me》裡面提到,三角洲部隊裡的人通常都是自稱“the unit”,而不是Delta或Delta Force或CAG什麼的,而《黑鷹墜落》一書中提到D-BOY這個稱呼則是其他部隊(如160、遊騎兵等)對他們的稱呼。

注意,那個Operator(s)其實也是三角洲部隊發明的,在Eric L. Haney的書裡提到隊伍成立初期,他們發現法律定義方面的Special Operative(s)是情報機構用的(書裡指明是CIA ),於是他們便整出Special Operator(s)這麼個新字眼來區分情報機構的特工和特種部隊的戰鬥人員。 不過時至今日,Special Operator(s)和Special Operative(s)還是老被人弄混,特別是普通的公眾媒體。  (注:我國在1980年代以前也是用“特工”來稱呼特種兵的,特種兵這個詞是後來才興起。)

有人戲稱三角洲部隊是“永遠的伴娘”,意思是說這麼多年以來他們戰績乏善可陣,似乎都是失敗的多。 這是因為五角大樓從來不公佈三角洲部隊參與行動,而為外界所熟知的都是像1980年鷹爪行動、1985年阿基萊·勞倫號(Achille Lauro)事件、1993年哥特蛇行動等等。 但其實三角洲參與的幾次著名行動沒有獲得最終的成功,失敗的根由都不在他們自己身上。 例如鷹爪行動是由於飛機問題,阿基萊·勞倫號和哥特蛇行動都是戰斗上取得成功,隨後卻被政治家給出賣了。

另外,在成立後這三十年裡,三角洲部隊滿世界亂跑,完成了不少任務,只是大多數不為公眾所了解罷了。

比如在1981年3月,印尼航空公司一架飛機被恐怖分子劫持後迫降在曼谷,三角洲部隊應泰國要求進行營救,成功地擊斃恐怖分子救出人質。  1983年在入侵格林納達的“暴怒行動”,1989年入侵巴拿馬的“正義事業行動”,三角洲部隊都完成了其既定任務。  1990年至1991年的沙漠盾牌/沙漠風暴行動中三角洲與第22特別空勤團一起尋找飛毛腿,也成功地為多國部隊空軍正確地指示了攻擊目標。 在2001年後,三角洲部隊也積極參與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鬥,例如在阿富汗夜襲基地組織的營地,又潛入伊拉克為空軍的精確轟炸提供目標引導。
在“正義事業行動”中,4名三角洲隊員乘坐這架160SOAR的MH6從空中突擊莫德洛監獄,救出一名叫科特·繆斯的政治犯,回程中直升機被擊傷迫降過一次,重新起飛後又再被擊落一次,徹底不能飛了,4名三角洲隊員就地建立防線,堅持到三輛M113來救出所有人。

在巴拿馬“正義事業行動”戰鬥結束後的三角洲隊員,他們是另一組人

此外,作為一支軍方部隊,三角洲部隊甚至還參與過美國國內的一些行動,例如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以及1999年西雅圖WTO會議的保安工作,三角洲部隊都有參與其中。  1987年亞特蘭大聯邦監獄發生暴亂,由於FBI HRT正好要處理其他事,FBI徵得總統同意後請求三角洲部隊協助處理,這是歷史上第一次軍方特種作戰單位被允許在美國國內進行直接行動。 不過當暴動囚犯在新聞裡聽說三角洲部隊正在路上,立即就投降了。

據傳三角洲部隊曾經在1984年和法國特種部隊一起潛入利比亞偵察傳聞中的“恐怖分子訓練營”,湯姆·克蘭西的《愛國者遊戲》中偷襲恐怖訓練營的情節就是取材於此。 據說三角洲部隊與參與了在南美洲叢林裡對製毒販毒組織的直接打擊行動,有人認為哥倫比亞毒梟Pablo Escobar就是被三角洲的狙擊手射殺的(但沒有確鑿證據,大多數人認為是哥倫比亞部隊幹的)。 在《Inside Delta Force》還提到,三角洲部隊在1980年代派出人員駐在貝魯特,一方面擔任使館警衛,另一方面進行情報收集。

除了直接行動外,三角洲部隊還經常參與許多間接行動。 例如在中美洲為CIA資助的尼加拉瓜反政府軍提供訓練和顧問,1997年為秘魯營救日本大使館人質行動提供提供培訓和協助等等。

三角洲參與的直接或間接行動相當多,遠不止上面提到那些,像Eric L. Haney在他的書裡就提到他曾參與或聽說過的許多大大小小的行動,在1980年代就有幾十次那麼。 比如他們的狙擊手在貝魯特協助海軍陸戰隊對付向美軍工事放冷槍的人,或是幫洪都拉斯打擊邊境武器走私等等。 其中還有一次有趣的行動,有一次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的一名軍官要求Haney和另一名隊員給美國駐貝魯特大使館送一個衛星通訊電台,命令他在意大利乘坐C130飛到黎巴嫩,攜帶潛水用具以高跳低開的方式空降到大使館附近的海面,游上岸後再化妝成參加使館聚會的人把電台送進去。 嘩,這個常規部隊出身的軍官想出來的點子簡單就是一部好萊塢動作片的典範,最後Haney採用的方法是把這個電台裝進外交郵袋里通過美國國務院送到駐貝魯特大使館。 可見三角洲部隊的許多任務並不一定都是在槍林裡來彈雨裡去的。

←在2000年之後可以證實的三角洲的圖片不多,雖然知道他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有不少行動。 比如此圖和下圖都是卡爾扎伊剛回到阿富汗時的照片,當時他的貼身保鏢據說是由三角洲和DEVGRU組成的,所以有人認為這照片裡的持槍護衛有一半的可能性是三角洲隊員。 不過後來卡爾扎伊的護衛都改由美國國務院僱傭的承包商/僱傭兵/臨時工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