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與神對話,是「幻覺」亦真是「天啟」?

與神對話?是被迫害妄想還是人格分裂?...無可否應,本書的確會引起不少宗教人士反感,所以批評還是讚美,還是交給大家定段了!

《神祇降臨》
1993年,美國一位歷經五次失敗婚姻、曾經濟困窘到露宿公園、事業反覆不順、對人生絕望憤恨已達極點的尼爾.唐納.沃許(Neale Donald Walsch),在一次發洩情緒、提筆憤怒質問上帝的時刻,竟然意外的與「神」取得了聯繫,因而開啟了一連串、神奇至極的與神對話歷程。後來尼爾將這些與神對話的文字紀錄陸續出版成書,也就是後來我們所熟知的「與神對話系列」叢書,該書於1995年在美國出版後,旋即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長達100多週,被翻譯成34種文字在全世界發行,全球總銷售量已超過1200萬冊。此股人人均想一睹「真的有神嗎?神到底在說什麼?」的購書狂潮,當然也使得原本一貧如洗的中年失業男子,一夕之間變成名利雙收的新世紀心靈大師。



自古以來,人類早就對「神的存有」存在著近乎天性般的敬畏、好奇與思辨,如今竟然有一個跟你我一樣的凡人,聲稱他「能與神進行對話」,此種「能一窺萬物至理」的莫大吸引力,自是令人難以抵擋。

神祇早已四處降臨
然而,略為搜羅一下「與高靈對話」的歷史及當代資訊後,會發現其實尼爾並不是第一、也不是唯一能與神進行對話的凡人,早在1960年代已有一位更具知名度的「賽思」(Seth)、還有以開啟光體課程教化世人的「歐林」(Orin)、另由美國心理學博士經由自動書寫而成的修行巨著「奇蹟課程」(A Cource in Miracle)…等,有文獻紀錄可尋的「與高靈對話」紀錄,至少就多達十數起以上,「神祇」顯然早已四處降臨。而無獨有偶的,與神對話也有純台灣在地的版本(以下為已出版成書者),如對話背景相似於與神對話系列的「老神再在」、高靈突然在從不接觸心靈修行之人身上示現的「與佛對話」、另還有一位大學教授因練自發功而自然開啟的「與諸神對話」等。綜覽古今中外「與神對話」的類似事件,著實琳瑯滿目、熱鬧非凡。

而更廣義的來說,世界各地原住民的祖靈文化、原始部落的自然界精靈說、乃至於大眾較為熟悉的靈媒通靈、或是台灣特有但十分普遍之神明附體助人的「起乩信仰」等,其實均可涵蓋在「與神對話」的廣義範疇裡。差別在於,有些是透過出版界商業模式而聞名於世的「驚世神蹟」,有些則是早已普及於人類文化與信仰的「當然現象」。

《當神性遇上理性》
而當人的認知在處理此種屬於「形上範疇」的現象時,通常就會出現「信者恆信、疑者恆不信」的二極結果,信者總是「想當然爾」的相信形上現象的存在與力量,疑者則慣以「實證科學」為唯一度量來行懷疑與批判,而無論哪一方,其實都無可避免的框了一個稱為「封閉」與「偏執」的自我限制,此限制不止無助於我們找尋真相,更會弱化我們探索未知的動力與能力。本文即以不預設任何立場的好奇心態,藉由當代心理學與腦神經科學的專業,嘗試對「與神對話現象」,進行開放而理性的探索,期能為這個看似玄秘的現象,找出一個符合科學精神、且貼近真相的理解與詮釋。

首先,我們必須要為「與神對話現象」作一個明確的定義與條件界定:
1.人與不同時空的高靈在心智上取得聯繫。
2.無論是問答或代言,高靈所傳遞的訊息對人類來說有高度的超越性。

由於目前對「高靈存否?」的探究仍有確證上的難度,所以本文並不對其存否做出判定,而就其性質及現象將其視之為一「訊息來源」,而此訊息來源均自稱來自於「異於人類世界」的不同時空。另由於高靈所傳遞出來的訊息,很明顯均超越對話者本身的經驗、視野及智慧,且對人心似乎有高度的號召力與影響力(總是長踞暢銷書排行版之列),所以「超越性」也是與神對話的主要特徵之一。

總的來說,與神對話即是人類直接透過心智,與某一個未知的訊息源取得聯繫及交流,整個過程就宛如是神對世人的垂聽與引領,對話者也成了名副其實的「神的代言人」。而儘管此現象看似至玄至妙且信仰者眾,但人的理性仍會很自動發出進一步求證的質疑,「這一切是真的嗎?人真的可以與神對話嗎?這些充滿信仰號召力的超越性文字,是如何出自於一個窮困潦倒的凡夫之手呢?」種種疑問總會自心中不斷升起,就在下一節,我們即透過心理學及腦神經科學的專業角度,看是否能為這一些疑惑,找出相對應的專業解答。

聽神說之餘,也聽聽心理學家怎麼說

有言道:「要得到好答案之前,需先問對好問題」,做研究亦然,讓我們先為此主題
定出幾個具體假設與提問,以聚焦我們接下來的探索方向:

一、人類大腦是否具有超越感官的「意念接收/回應功能」?
二、「與神對話」是否有可能來自於個人本身的「潛意識」?而非外在的訊息源?
三、某些長期深受幻覺侵擾的精神疾患,是否也同是「與神對話者」?

緊接著我們就一一來探討及辨證此些假設。


一、人類大腦是否具有超越感官的「意念接收/回應功能」?

一般人類的知覺歷程,多來自外在感官的刺激,例如,眼睛接收到光波經由腦視覺歷程而形成視覺、耳朵接收到音波經由腦聽覺歷程後形成聽覺,儘管大腦本身也能自發性、不靠感官刺激的產生各種知覺(例如回憶或想像),但因本文所探討的主題為「完全憑空」聽到神的話語,「自動代筆」的書寫出神的旨意,所以我們必須假設,人類大腦是否具有超越感官的意念接收及回應能力?以下三種不同實驗,應可協助我們對此種「超感應能力」一窺端倪。

*遙視實驗
一般被歸於「特異功能」範疇的「遙視能力」(remote viewing),無疑是「超感應能力」的典型代表。遙視,意指可以不透過五感,直接對某一個目標物,取得直覺性的相關資訊,且這個能力是可以超越時空限制的。Discovery Channel曾經播出了一個幾乎無懈可擊的「遙視」案例(註1),調查者事先準備了五張遙視者一無所悉的相片裝於牛皮信封中,並在測試現場隨機抽選出一張,邀請美國遙視大師Pam Coronado 當場對該相片進行遙視讀取,過程在調查者及攝影機的全程監控下一覽無遺,無任何模糊舞弊之可能。結果相當驚人!Coronado不止正確的說出相片的圖像訊息,連相片人物的聲音、甚至畫面整體的情緒氛圍,都有高度吻合的感知結果。人類隔空的感應力,在此似乎得到了有力的應證。

*念力實驗
而以發射「念力」對某目標物造成影響的念力實驗,也能協助我們檢視人類不靠五感來傳遞意念的可能性。美國華盛頓大學於2005年時作了一個伴侶念力實驗(註2),一開始先將成對的伴侶區分為「發訊方」與「收訊方」,並將之分隔於相距10公尺的房間裡,接著給予發訊者「閃光」的視覺刺激,並請其在見到閃光的同時,集中意念將此刺激發送給收訊者。此實驗的精采之處為,整個過程均由「功能性核磁造影儀」(f-MRI)同步監測雙方的腦部變化,實驗效應將無人為轉譯或詮釋的第一手呈現。結果令人無法再忽視念力的力量!收訊者腦部視覺皮質的某一個部位,竟與發訊者的發送時機同步活動,有發送才有活動、無發送則無反應。緊接著,巴斯蒂爾大學在其後又重製了這個實驗,只不過此次的實驗對象從夫妻伴侶換為一批「有豐富禪修經驗的人」。實驗結果更勝先前!收訊者腦部幾乎與發訊者的腦部在同一時間內同步反應,也就是說,收發二方均在同一時間內看到了同樣的閃光。關於人類大腦是否有念力發送及接收的功能,在此也有了實證的科學解答。

*通靈實驗
不過舉世聞名的超級懷疑論者兼專業魔術師James Randi,在「通靈」這個超自然現象上,可能會提供我們截然不同的見解及觀點。其於1996年在美國成立了詹姆斯藍迪教育基金會,並同時大膽的提供了100萬美金給「任何經獨立調查小組證明,確實擁有超能力者」的申請。雖然其所謂的「超能力者」並不僅限於通靈,但聲稱可以「與靈界溝通」的靈媒,一直以來都是向基金會百萬獎金挑戰的最大族群,每年約莫有近百人之譜,然而18年過去了!藍迪的百萬獎金依然安全的擺在基金會裡。

在最近一次2008年較為著名的獎金挑戰紀錄,為英國知名靈媒Patricia Putt所行(註3),Putt聲稱其「可以與生者的死亡親友們溝通」,然在經過心理學家所組成的調查小組之客觀而嚴謹的驗證過程後,發現Putt通靈能力的準確度,其實並不比一般人瞎猜臆測的結果高(好像只是隨機的亂猜一番),Putt顯然並不具備其所聲稱的「通靈能力」。在此,所謂「對另外一個世界的感應能力」或「與靈溝通」的能力,似乎完全禁不起科學化的檢驗。

所以,究竟人類是否具備超越感官的訊息發送/接收能力呢?本文暫不對此下任何結論,先交由讀者們的智慧自由評斷,筆者會於文末再分享對此假設的見解與總結。


二、「與神對話」是否有可能來自於個人本身的「潛意識」?而非外在的訊息源?

在回應此問題之前,我們需先對「潛意識」做出合於本文特性及需求的定義,因為即使是心理學,對潛意識也都各有其異同的解釋與學說,例如大家最耳熟能詳的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其精神分析學派與目前結合腦神經科學的認知心理學,對潛意識的定義及詮釋,就有著本質內涵的明顯差異。本文傾向採用後者觀點,再融入一些個人的專業見解來定義之:

1.由於人類當下意識所能處理的訊息量有限,所以大部分的外在訊息,均透過意識無所察覺的方式進入認知系統,即潛意識。
2.人類「我」的意識主要來自於大腦的前額葉,但除了前額葉所統整出的「當下我」之外,其實腦的其他部分,都各有其獨立的自我意識,最典型的即是左腦人格與右腦人格的明
顯差異。
3.潛意識的運作方式幾與意識無異,一樣有需求動機、記憶功能、情緒反應…等認知歷程。但通常須透過如催眠、夢境、禪修、或腦傷、腦疾…等途徑方能覺察其存在。而儘管潛意識大多非意識所能覺察,但潛意識卻無時無刻不在影響意識的所有歷程。

按照上述的潛意識定義,我們即可以做出以下推論,所謂的「與神對話」有沒有可能是我們的「主意識」與其他「次意識」互動的一種認知歷程呢?所謂「神的話語」,是否為意識從未察覺的潛意識記憶呢?且讓我們透過下列真實案例,來體會一下潛意識那方式隱微但威力強大的影響力。

一個心理治療史上最駭人聽聞的治療實例(註4)。
1980年代,來自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助理護士Nadean Cool開始接受長達十年的心理治療,在這十年的治療歷程裡,治療師協助其回憶出許多驚人及慘痛的生命經歷,被強暴、殺嬰祭祀魔鬼、與動物性交、目睹其8歲玩伴被殺害…等,治療師甚至報告Cool有多達120種人格(其中有一個是鴨子),在Cool醒覺之前,她毫無懷疑的相信她的人生就是如此,在「意識層面」上全然的相信。然而這令人悚然的一切是真的嗎?當她最後從這個治療網掙脫出來後,才猛然醒覺,原來這一些駭人聽聞、歷目如真的生命經歷,全都是在治療師不當的引導及暗示下所虛構出來的故事,儘管這一切曾是如此的真實不虛。案例最終為Cool向法院控告治療師,治療師付上了鉅額賠償金來收場。

所以,當我們總是很自信而篤定的說「我是誰?我喜歡什麼?我曾經經歷過什麼?我確定這是我的自由意志…」時,其中很可能都含有「潛意識」隱形介入的成分。對此說法不以為然嗎?或許這正是我們「意識」對「潛意識」總毫無覺察的必然反應吧!不過,難道我們就完全束手無策的任潛意識在背地裡影響我們嗎?答案是否定的,目前已有不少經心理學研究確證,可以用「人為介入」來改變意識狀態的方法,應可協助我們為「意識」與「潛意識」之間搭起一座清明溝通之橋。

催眠,是目前已知人為改變意識狀態的有效方法之一(註5)。在臨床上,催眠確實能使意識提取原本未曾覺察的潛意識記憶(或是增進意識創造記憶的能力)。試舉一個筆者在催眠臨床上的實例,一位接受回溯催眠的當事人,在催眠過程突然進入到了一個宛如禪宗「開悟境界」的意識狀態,用著平靜而沉穩的語氣道出許多頗有「超然內涵」的智慧之語,似乎意在對當事人自己(及筆者?)進行開示與勉勵,開示內容均頗有「與神對話」文字的義涵及味道(ex.我們都是來自於一個相同的神性,目前正歷經千百世的回溯之旅…等)。雖然這些現象看似非凡特異,但其實這些受催眠者在催眠過程中,開啟更高智慧意識的現象並非特例,在其他催眠工作者的經歷中也時有所聞(註6)。

所以,在以上的探討及辯證後,我們可以中肯的給此假設一個肯定的回應,「與神對話」確實有可能來自於對話者本身的潛意識運作。




三、某些長期深受幻覺侵擾的精神疾患,是否也是「與神對話者」?

一般當我們發現週遭朋友若出現「能見人不能見,能聽人不能聽」的狀況時,基於關心之情,通常我們會積極給予其二種建議,一是「要不要去廟裡收驚?」二是「趕快去醫院掛精神科!」我們的常識會告訴我們,聽到莫名來源的聲音、看到一般人看不見的某物,是一個「不正常」或甚至可能是「病態」的狀況,一定要趕緊尋求專業協助才行。

的確,在精神醫學上最嚴重也幾乎不可能治癒的「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其最主要的診斷條件之一就是幻覺(臨床上最常見的就是批評性或對談性的聽幻覺),而就筆者個人的臨床經驗來說,有高比例的精神分裂患者腦海中常會出現「你是神!」或「我是神!」的幻聽,且終日都在與這些「神」進行「對話」。所以當我們提出「經常與神對話的精神分裂患者,是否也算天啟使者?」時,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問:「與神對話者,是否也可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呢?」

所幸,當代精神醫學還算得上是門嚴謹的科學,雖然「與神對話者」至少符合DSMⅣ診斷標準中關於A項的二項症狀(妄想及幻覺)(註7),但因為其整體的社會功能(如職業、社交、自我照顧…)尚屬正常或甚至是高功能的水平(會寫書、會出國、會創辦助人中心…),且無明顯混亂脫序的行為,所以應不符合精神分裂症的診斷標準。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覺與「與神對話者」的幻覺,二者之間有什麼不同嗎?令人不安的腦神經科學證據,其實無論是幻覺、想像與真實,對大腦來說都是一樣的,一樣都會在相對應的感覺皮質區有活化反應。試想,當我們身處夢境的時候,若非醒來,否則我們幾乎「不會」去分辨所處世界的真偽(非不能也)。所幸當一個人的心智功能尚屬正常範圍時,還是可以透過其他心智機制、邏輯推理、歸納法等,來區辨出感覺的內外來源,而進一步形成「現實感」來與世界進行合宜的互動。

不過,其實我們不需要透過專業的腦神經科學,也能輕易分辨出二者幻覺的差別,神的話語相對較有組織性、連貫性、幽默和善且深具心靈層面的正向影響力與號召力。反之,精神分裂患者的幻聽對話,就顯的支離破碎、較危迫也常具傷害性。天啟或幻覺之間,似乎並沒有那麼難以分辨。

對於真理,我們開了幾扇窗?
在分別對三個假設進行探索及辯證後,我們大致可以做出以下結論,人類確實有「憑空」與訊息源溝通的能力,但無法排除這一切皆由潛意識所造之可能,而雖然「與神對話者」與「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直觀上有許多明顯的差異,但其幻覺在腦神經科學的角度上,卻是幾無分別的腦部活動。所以呢?我們究竟找到了我們想要的答案了嗎?

個人以為,單憑心理學及腦神經科學的專業,要為此大哉問找到一個最貼近真相的答案,還是有「不自量力」的意味,一如本主題最核心的提問:「高靈是什麼?高靈何來?祂為何/如何示現於某人?」無論是心理學或腦神經科學,對此核心提問的回答力,很顯然都是捉襟見肘的。當然,也可以「硬要」回答(有文獻指出已有科學家在做神靈腦區的研究),但那樣的答案仍不免含著「以管窺天」的風險,畢竟,任何一門科學,充其量都只是探索真理的一小扇窗,而由於每扇窗的大小與方向都不同,所以都各有其獨特的視界與盲點。對於一個真理的探尋者來說,跨越門戶之見多開幾扇窗,或甚至直接打開大門走出「本位塔」,才能擁有更寬闊的視野及格局來尋得邁向真理之道。

即使如超級懷疑論者James Randi也曾道:「沒有人贏得百萬獎金的事實,並不能代表世上不存在神奇的魔力」。本文即為心理專業工作者對未知領域所拋出的一顆小敲門磚,期待未來能有涵蓋天文學、超心理學、量子物理學乃至於古文明學…等更多元、更全面性的視窗,來為「與神對話」相關主題,做更開闊而深入的科學探索。


參考文獻:
註1 Discovery Channel 奇蹟妙探第五集
註2 念力的祕密:叫喚自己的內在力量,Lynne McTaggart著,橡實文化出版,2008.9.2
註3 超自然心理學,Richard Wiseman著,漫遊者文化出版,2011.12.7
註4 大腦的祕密檔案,Rita Carter著,遠流出版,2011.4.1
註5 心理學,陳皎眉、林宜旻等著,雙葉書廊出版,2009.1.14
註6 與靈溝通,林顯宗著,瑞成書局出版,2007.4.3
註7 DSM-IV-TR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孔繁鍾譯,合記出版社,2007.1.1

http://www.ufo.org.tw/?id=tvo306105c65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