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讓絕種動物復活 引發生命思辯

為滿足自身的好奇心,又在想破壞地球生態?不好吧。。。弄這些生物工程,倒不如把資金放在保育方面吧!
人類過度使用地球自然資源,造成地球上每年有1萬到10萬種的動物滅絕,而絕種代表永遠的消逝。今日科學家已能夠利用DNA技術,使絕種的生物再次復活。然而,使絕種的動物復活,是否就能彌補過失,仍需要保貴的思考。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導,上月中旬科學家聚集在美國華盛頓的TEDx 會議,討論讓 24 種已絕種動物復活的計畫。這項名為「De-Extinction」 行動,預計以 DNA 技術讓澳洲大陸的渡渡鳥、美洲大陸的卡羅萊納鸚鵡,以及南非的斑驢等已滅絕的動物「復活」!

復活物種入圍條件
復活物種畢竟是件扮演造物主的大工程。科學家思考的方向必須面面俱到,包括:「哪些物種值得再活一次?」「是否有重要的生態功能?」甚至「牠們是否受人們喜愛?」。科學家也必須考量入圍名單上的物種是否符合現實,以及他們是否能取得複製物種所需的高品質DNA組織樣本或幹細胞?甚至這些物種當初滅絕的原因也需納入考量,才能評估能否將滅絕的動物引入現代。

如何使動物復活?
通常在寒冷地區較能取得保存完整的古老DNA。科學家會將這些古老DNA植入相近物種的細胞,稱作「代理細胞」。例如猛瑪象就要借用大象的細胞,但是原先大象細胞的DNA必須移除;然後,科學家刺激合成的新細胞生長繁殖,直到成為一個能發育的胚胎。最後,再將這個胚胎被轉殖到一個寄主動物的子宮,如同代理孕母一樣。胚胎在其中生長,直到出生。

這過程和電影《侏羅紀公園》相似,但可能會讓影迷失望的是,由於恐龍 DNA 年代過於久遠,已無法使用,因此真實版的侏羅紀公園不會上演。

復活10分鐘的山羊
對於近代滅絕的動物,科學家較有把握使之復活;事實上,2003年前就有成功的案例。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來自法國與西班牙的科學家團隊,十年前曾使於西元2000年絕種的庇里牛斯山羊(pyrenean ibex)復活,儘管牠只活了短短十分鐘。

之後科學家獲得更多的進展,包括有能力製造DNA並排序。今年1月份,澳洲科學家便宣布他們成功培育了一種已絕種生物「胃孵蛙」的胚胎。

人類的道德責任
儘管突破了科學技術,物種還原的議題仍然欠缺倫理和生態有機性層面的探討。《時代雜誌》資深作家布萊恩.威爾許便憂心地撰文表示:「從理論上來說,讓滅絕生物復活有著不可否認的益處,但目前各界科學家仍無從得知,若已絕種動物復活後將如何在現代的環境中生存,或是牠們可能對現今生態環境造成什麼影響。」

環保人士的憂心
他以入圍科學家的動物復活名單的旅鴿(passenger pigeon)為例,旅鴿絕種於20世紀初,冬夏兩季往來於美國南部和北部,飛行時最大可組成寬1.6公里和長500公里的飛行團隊。

一旦旅鴿復活後,是否有足夠的數量恢復其群聚活型態?能否回到原來在生態系中的獨特地位?或者牠會排擠現有的生物?這些都是科學家必須考量的因素。

此外,威爾許指出,環境保護人士自然會有擔憂,因為依賴使滅絕物種「復活」,可能侵占對傳統保育工作的支持和資源。而人類一旦認為,科學家會彌補錯誤,為何還要保護生物棲地或為打擊盜獵而努力?

更深刻的保育思想
但在「De-Extinction」會議中發表演講的未來主義學者史都華.布萊登認為,讓已絕種動物復活的理由,其實科學家和環保人士花費極深心力去保護瀕臨滅絕的物種的目標並無二致,都是為了保存生物多樣性,恢復消失的生態系統,提升防止生物絕種的科學,以及彌補人類過去對大自然所造成的傷害。

史都華表示,絕種動物復活,可將保育工作推向更深刻的境界。當長毛象和旅鴿再次活在地球上,將喚起人心中的敬畏和驚奇,原本以為不可逆而最終滅絕的動物,竟然變成可逆而復活了。

TEDx「De-Extinction」會議影片http://tedxdeextinction.or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