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狼狽為奸的標達堡精英!

這位"神秘的操縱者"才是美國總統的後台老闆,也是國際銀行家的頭頭,光明會的重要成員之一,一共有12人,都有猶太人血統,這12人的權力大到很多人無法想像,財富也是天文數字,而且,很少事情他們是做不出來,很少國家是他們無法干涉和奴役的。
本文是另類媒體人Santa Barbara在2008年6月14日的報導。

他們還在,一群來自北美和西歐的政治家,銀行家,工業資本家和學者,有人說是他們在統治世界。

他們的組織名稱來自50多年前在荷蘭的Bilderberg飯店(左圖)召開的第一次會議,從此以後就每年聚會說悄悄話,討論各國的政治與經濟政策。

這些人每年都到不同的國家和地方舉辦會議,避開另類媒體的記者,因為這些記者指責他們操縱國際局勢,尤其是陰謀成立全球化的世界單一政府。


這些神秘的操縱者是誰?

故事要從1946年說起,Joseph Retinger博士這位來自Krakow的政治哲學家在倫敦的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發表演講,談到共產蘇聯對歐洲造成的威脅,結果他一夕成名,他的演說催生了歐洲共同體的運動,得到CIA的秘密贊助以及美國(私人)委員會的協助,把團結歐洲的工作正常化,美國方面就轉賬超過三百萬給Retinger博士。

Retinger博士的私人助理John Pomian說:“他一直都認為公眾的意見都跟隨某些人的論點去定型。”

Retinger博士的計劃是要召集全歐洲最有權勢的人在背後推動歐洲一體化的結構,有人介紹他認識了荷蘭的Bemhard王子,同意當他的名譽領袖。

這個集團的第一次非正式聚會是在1952年9月的巴黎舉行,14個歐洲最有權勢的人圍著一個老舊的乒乓桌在談,出席的人有法國和意大利的總理,會議之後他們決定要拉攏美國進場。Bemgard王子和Retinger博士兩人就到華盛頓跟CIA的頭子Walter Bedell以及Charles Jackson會面,這兩人是愛森豪威總統的國家安全助理。

美國政府就成立了一個委員會,成員包括銀行家David Rockefeller和Dean Rusk,後來Dean Rusk成了肯尼迪總統和漢森總統的國務卿。

至今,Rockefeller已經93歲(右圖),照樣出席每年的標達堡會議。

第一次正式會議是在Holland的Oosterbeek,在1954年5月29日召開。

Pomian說:“這次會議有大約80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官權貴,這三天他們都住在很隱秘的飯店內,彼此都建立了聯繫。”

根據一份嚴格保密的會議記錄,他們同意“當時候到了,我們對世界局勢的概念就可以延伸到全世界。”

歐盟就是其中一個這樣的概念,前美國大使George McGee說:“歐洲共同市場就是在標達堡的會議上提出來的。”

1955年9月在西德Garmisch舉辦的會議留下了一份嚴格保密的回憶記錄,有一句這麼說:“我們有責任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致最高度的整合,先從歐洲的共同市場開始。”意大利Fiat工業集團的主席Giovanni Agnelli宣布:“歐洲的整合是我們的目標,政治家搞不成功的地方,我們工業家要接手搞成功。”


因此,歐洲國家和美國的關係大大地加強,引起了蘇聯領袖的注意,但歐洲的社會主義政府崛起時,必得堡人希望他們是在必得堡集團裡培養出來的溫和派,結果,為歐洲各國政府滲透(他們栽培物色)有潛能的政治領袖成了這個集團的專長。

基辛格在還沒成為尼遜總統的國務卿之前十年就已經是標達堡的活躍會員。克林頓在宣布參選總統的前夕在1991年出席了必得堡會議(得到Rockefeller的支持和贊助參選)。

希拉里也出席了2007年6月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Istanbul舉行的標達堡會議,Kansas州的州長Kathleen Sebelius也出席了同一個會議,當時就已經有人悄悄說Sebelius會獲選為美國的第一人女總統,不是希拉里。(也有人說希拉蕊跟Rockefeller家族有親戚關係)

今天的必得堡已經是過去那種閉門政治生態的遺物,去掉他們早期的成就,剩下的就是一個超級大型的網絡。(稍後看圖片)

現在的許多新進的必得堡人甚至都不知道這個集團的歷史,因此,有人指責他們陰謀要統治世界時,會覺得很可笑,也很納悶。

西方的秘密權力組織 - Bilderber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