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美國大學校長︰現代科學發展已導致天才人物滅絕

當初的天才,就是在荒蕪的科學領域,大膽提出那些在當今已是基本常識的科學論斷。按照辯證法的原理,這種科學發現的數量自然越來越少,而且越來越困難。
一位心理學家和專家爭辯稱,現代科學幾乎沒有留給像第一個使用望遠鏡研究天空的伽利略或者提出進化論的查爾斯-達爾文這樣的科學天才任何的發展空間。

  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校長基恩-西蒙頓稱,就如同不幸的古代巨鳥一樣,這種類型的科學天才已經滅絕了。西蒙頓在自然雜志的一篇評論中寫到︰“未來的進步很可能是根據已知的東西而不是基礎知識的改變。”一個世紀以來都沒有真正的原始科目被創建出來,相反的是新生科目都是與現存的相混合,比如說天體物理學或者生物化學。他爭辯道,以個體身份做出突破性貢獻也變得更加困難,因為前沿的科學研究通常都是由資金充足的龐大團隊完成的。

   更重要的是,幾乎沒有自然科學已經為一場革命做好準備。只有理論物理學展現出一種轉折點的信號,未知發現的積累為它帶來了一種思考模式的重大轉移。”這並非是第一次有人預測科學領域最令人激動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在量子力學和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問世之前,兩位理論物理學家並不能夠達成一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哲學副教授Sherrilyn Roush指出,19世紀的科學家們曾預言全部的主要發現已經完成。

   Roush在一封寫給生命科學的郵件中說到︰“革命和天才就像事故一樣是不可預言的。通常直到它們露面你甚至才知道你需要它們。”她並不贊同西蒙頓的理論,她聲稱對于革命來說天才未必是決定性的。雖然西蒙頓稱天才出現的機會減少,但是他認為科學的需求正在增長。他寫道,考慮到現在的研究人員成為專家所需要的信息量和經驗,當今的科學家要成為成為一名一流的研究人員,或許比成為16世紀和17世紀“英雄時代”的一名天才需要更多的原始信息。Roush對此表示贊同,她聲稱現今閱讀一個特定領域全部發表的作品可能已不再是可行的。

某網友的回應,個人覺得挺有意思,借來一用!
美國大學校長說得對︰
 因為天才人物的滅絕,所以量子學中眾多紛繁蕪雜的理論相互排斥,不能統一。
 核電站中的核棒熱傳導率(所謂的專用熱效率)只達到48%,(常規鍋爐的熱效率為90%左右),核電站的發電熱效率只有10%~15%。
 核電站中的導熱劑也采用荒謬愚蠢的壓水堆式。
 高壓的天然氣釋放至常壓後再由活塞壓縮到高壓供汽車發動機。
 也因為現代科學的發展使它主要靠投資,所以美國會選出一個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世襲貴族和美國權貴女兒的兒子、印尼石油貴族的干兒子作總統,以便從亞非拉籌集資金為美國的現代科學投資。

1 則留言:

  1. 現在的科學發現越來越來的原因,是因為讀的書太多了,生活思想早已被侷限了。 。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