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

人類對理性和科技的恐懼? 趣談科幻片中的外星人!

好萊塢科幻電影所描述的外星人形象真的左右了大眾市民印象,由80年代初ET外星人的友好形象,到近期超級戰艦的侵略者,電影觀眾的口味也愈來愈重,大團圓結局不喜歡,只愛看愛情/暴力/觀能刺激的電影,外星人的血盆大口,高科技武器就最為人津津樂道了,外星人暴力的形象深入民心,到有一天外星人光臨地球,大家都對這些外星朋友先入為主,我們之間還可以有真誠的交流嗎?
冷戰格局開啟了上世紀後半頁美蘇兩國之間的太空競賽,而人類對於外太空的探索又促成了美國興起一股狂想外星文明的大眾文化熱。盡管在今天看來,當年人們對於外星文明的那股狂熱更多像是一個剛剛懂事的孩子一廂情願的興奮和欣喜,然而對於電影來說卻終歸是一件好事,畢竟它為電影尤其是好萊塢的商業電影提供了一個豐富的創作資源。這一時期電影中出現的外星人大致有兩類,一類是極具攻擊性的外太空生物,其各種奇形怪狀見之於當時大量粗製濫造的B級片,譬如有的像章魚有的像果凍;一類是天賦異稟智慧超人同時又友好善良的來自外星球的地球朋友。



根據中國科技網報導,後者的經典形象是頭大身小,眼睛又超級大,代表著冷戰時期人們對於理性、科技、智慧等元素的認同與渴望,希望人類能夠借助這些力量幫助自己早日擺脫冷戰困境;同時,在這份認同與渴望中也滲透了兩次世界大戰之後人類對於理性、科技這些元素莫可名狀的恐懼感。

其實,倘若真的有高級形態的外星文明造訪地球,人類文明的命運很可能會和當年美洲大陸上原始文明的悲劇如出一轍。既然在當初歐洲文明將低級形態的美洲文明視為低等的異類並令其覆滅,那麼在未來更高級的外星文明又為何不會以同樣的方式來對待地球文明?另一方面,從邏輯上說,講述外星文明入侵地球的影片都繞不開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既然這一外星文明有能力跨越以光年為距離單位的茫茫宇宙,以人類的科技水平又如何能夠與之一戰?1996年的影片《獨立日》盡管規模宏大,外星文明被設定成是徹頭徹尾的毀滅者的形象,然而結尾用電腦病毒將外星飛船搞殘的辦法至今為人所詬病。

在這幾年出現的講述外星人侵略地球的影片,如《第九禁區》、《世界異戰》、《星際飆客》、《超級戰艦》等影片裡面,這些外星人有著這樣一些相同的特點:局部科技發達、面目可憎、瘦骨嶙峋、衣衫襤褸(如果可以算是有『衣衫』的話)、極具攻擊性、瘋狂搶奪地球資源等。這里之所以說是局部科技發達,是因為兩部影片都沒有像《獨立日》那樣對外星文明所達到的高科技狀態進行全景式的展現,其科技發達之處僅局限於戰爭武器的先進,其他方面似乎全部都要落後於地球科技,而那些所謂的先進武器也不過比現如今的地球水平要超越個十幾年、幾十年而已。

2009年,由來自南非的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在好萊塢創作了驚豔之作《第九禁區》,影片第一次將外星人塑造成以垃圾為食的貧民窟難民的形象,借科幻之名探討種族問題之實,其各種寓意相當豐富且耐人尋味,這裡不做贅述。有趣的是,這樣一部多少有些『反好萊塢』的影片其開創性很快便被好萊塢成功吃掉,於是很快我們在影片《洛杉磯之戰》中看到了創意頗為雷同的外星侵略者的形象。

在《星際飆客》這部將西部片和科幻片混搭的影片裡面,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理由相當意味深長。《第九禁區》裡外星難民以地球垃圾為食,《世界異戰》裡的外星人入侵地球是為了爭奪水資源,而《星際飆客》裡的外星人入侵地球是為了搶奪地球上的黃金,而且是『穿越』到了美國的西部在美國的歷史上搶奪黃金。

對照現實中的美國經濟不景氣、失業率上升、次貸危機等問題,以及美國某些主流媒體所宣稱的正在崛起的第三世界搶奪了地球資源等論調,如果說在現實世界里崛起中的第三世界成了美國自身問題的替罪羊的話,那麼毫無疑問在《星際飆客》裡『無辜』的外星人成了美國西部歷史的替罪羊。要知道,當年可是歐洲移民搶奪了美洲大陸上原本屬於印第安人的資源,而在《星際飆客》裡建構的卻是這樣一個文本表述:形神皆似第三世界貧民的外星人『穿越』到了美國西部大開發的時代,在這裡瘋狂搶奪美洲的黃金資源,而惺惺相惜的白人和印第安人聯手——甚至白人還帶著自己收養的印第安人兒子——打敗了這群可惡的入侵者,最終保護了屬於『他們』自己的財產和『他們』自己的文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