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科學家稱閃爍星光或為外星人向地球發出信號

操控他們的恆星的亮度?你以為是電筒嗎?...如果他們真的可以調教恆星的亮度,那不是連自己也給影響了?今天是白天,明天和後天是黑夜,暈...
據美國《時代周刊》網站報道,當科學家們向資助者游說以爭取研究資金時,研究項目最好不要顯得太過令人興奮。人們認為令人興奮的項目往往是那些充滿不確定性的,最尖端的科學,而為科研提供資助的機構則更希望將他們的錢花在那些更有可能產出結果的項目中。正如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天體物理學博士後研究生盧西阿尼‧沃克維茨(Lucianne Walkowicz)所說︰“基本上你必須先完成一半的工作,這樣才能證明你所做項目的可行性。”


   那麼按照這樣的標準,沃克維茨近期所從事的這項研究就根本不可能獲得任何資助。她計劃開展一項地外文明搜尋(SETI)行動,怎麼做呢?並不是像傳統方法那樣去收听外星人的無線電信號或者到處去搜尋宇宙中劃過的激光信號。相反,她想要確定,星星的閃爍“眨眼楮”是否可能是外星人操縱了它們恆星的亮度,以此向我們傳遞著信號?

   不過,感謝一項由約翰‧坦普萊頓基金會(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資助,由美國芝加哥大學負責管理的名為“天文學和宇宙學新疆界”的項目,沃克維茨得到了一次機會。該基金會的資助對象一定要是最前端科學的研究,而“我們在宇宙中是孤獨的嗎?”這個問題確實符合這一基金會的研究資助範疇。

   沃克維茨的研究計劃要想得到成果恐怕真是遙遙無期,然而她計劃采用的研究方法倒是直截了當。她說︰“我們的出發點有問題,那就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有一個預設的想法,那就是外星人發出的信號應當是如何如何的。”我們認為這種信號應當是我們也可以制造出來的。這樣的想法當然情有可原,因為要想在茫茫宇宙中搜尋完全一無所知的另一個文明世界確實困難重重。

   但是如果外星智慧文明的技術已經足夠先進,他們甚至可以操控他們的恆星的亮度,那麼不管他們是用什麼方法實現的這一點,這樣做確實可以讓其他文明世界在宇宙的遠處遠遠地看到他們。沃克維茨表示︰“我們的問題在于,有沒有可能我們實際上已經接收到了外星人發出的信號,但是我們卻輕易地錯過了它們?”

   基于此,沃克維茨和她的合作者們建議對一個信號數據的寶藏展開搜尋,那就是美國宇航局的開普勒空間望遠鏡獲得的數據。這架望遠鏡自從2009年以來一直在軌道上,以極高的精度監測著大量恆星的亮度變化,以便找出圍繞這些恆星運行的系外行星。開普勒望遠鏡可以識別出由于遙遠恆星表面存在黑子而導致的亮度變化,或者由于背景恆星被前景恆星遮擋而產生的亮度變化,再或者是這些恆星本身存在的亮度變化。

   沃克維茨的合作者中還包括同樣來自普林斯頓大學的埃德溫‧吐納(Edwin Turner),後者此前提議可以通過搜尋冥王星表面的外星人城市來發現他們。此番,沃克維茨和同伴們準備做的就是開發計算機軟件去分析這些恆星的亮度變化,從中搜尋是否存在一些特定的模式。她說︰“我們將會看到所有我們可以理解的現象,我們也將搜尋那些無法用現有已知物理過程去解釋的信號。”

   很自然的,人們首先會嘗試使用傳統物理理論去解釋那些不尋常的亮度變化。事實上,恆星亮度出現的自然變化模式也確實將是開普勒望遠鏡計劃帶來的一個意外成果。大型的寬視野巡天項目,如即將投入運行的“大型巡天望遠鏡”必將帶來很多人們意料不到的現象,而沃克維茨此番從事的工作至少將部分地解答這些問題。


   而一旦沃克維茨和她的科學組嘗試了所有可能的自然機制都無法解釋某些恆星的亮度變化,那麼她們此時就將被迫考慮這是外星人發出信號的可能性。她問道︰ “究竟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斷言說這是外星人的信號?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的字典里,發現意料之外的事物總是令人興奮的,不管它究竟是什麼。如果我收到一段莫爾斯電碼說‘SOS,請送點水來。’我會感覺很棒。”

   當然她也承認實際情況要復雜的多,或許我們永遠也不能確認某種現象是否確實是一個信號。她說︰“當然我們並不是一開始就希望出現那些最詭異的情形,但是我們確實應當多想一步。如果我們總是一帆風順,那就說明我們的嘗試還不夠大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