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自然》雜志披露稱美國國家點火裝置轉向研究核武器

增加點研究時間就能提前解決能源問題?可笑,很明顯還缺少一些關鍵技術,這種研究是急不來的。不過以美國這個投資者而言,相比之下,霸權比起保護環境更重要。
 
英國《自然》雜志在線版12月一則消息稱︰“在一次證明未來核聚變發電原理遭遇失敗後,世界上最強大的激光設施,‘調轉航向’,開始駛向其核武器研究的目的地。”

   轟動世間數年的美國國家點火裝置(NIF),近日被披露已迫于種種壓力扭轉研究方向,焦點由“能源”變為了“核武器”。

   據英國《自然》雜志在線版12月一則消息稱︰“在一次證明未來核聚變發電原理遭遇失敗後,世界上最強大的激光設施,‘調轉航向’,開始駛向其核武器研究的目的地。”


   鑒于點火裝置已然取得的重大進展,眾多物理學家情感和理智都難以接受而對這一決議大加批評。更有意見認為,政府考慮輕率,對核聚變能源的探索將使美國在新一輪科技競爭中站穩腳跟,更有可能推動我們的文明進程;而現在,他們選擇了更有威懾力的武器庫。

   曾經的“能源危機終結者”
   2009年NIF裝置落成之時各界對其評價猶在耳邊︰“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實驗室里面取得核聚變能源”、“世界上體積最大能量最高的激光系統”。時任加州州長的阿諾‧施瓦辛格在落成典禮上贊揚得不遺余力,他稱其為加州乃至美國的偉大成就,將有可能使美國的能源結構發生革命性變化,而施瓦辛格曾經效力的老東家——好萊塢可就慘了,它的電影特效將不再稀奇,因為NIF在現實世界就能做到。

   類似“人造太陽”的實驗項目,國際上不只NIF一家,但NIF項目的最大的看點在于,其要成為“第一個突破平衡點的設施”,這個突破平衡點,指產生的能量大于啟動它所需要的能量,即“能量增益”,這正是核聚變工作者夢寐以求的目標。

   就在今年3月,NIF所發射出的激光在經過最後一個聚焦透鏡後,達到了2.03兆焦,一舉打破紀錄的同時,也成為世界上首個2兆焦能量的紫外激光。人們當時說它是兼顧了“國家安全利益與科學發展”的典範,一方面帶領著美國第二大激光——羅切斯特大學激光器一起成為“無爆炸核試驗”不可或缺的部分,另一面拼了命的實現著核能發電的終極夢想——只要這台激光器能每秒鐘發生三四次小燃料球內的爆炸,且給它連續不斷地爆下去,釋放的能量就媲美百萬千瓦級的發電站了!

   當然,在2012年3月,它離每秒爆三四次還差的遠呢。第二次點火就隔了36小時。但誰說改變世界能源困局,或是改變世界能源格局,它是個容易事呢。

   今第一研究目標讓位于核武器
   但聯邦官員和美國國會已經不想等了。這台坐落在勞倫斯‧利弗莫爾實驗室的龐然大物已經耗資35億美元,現在得為天價的它謀個新出路——按勾勒的計劃︰將點火的科研時間由80%削減到50%,給國家核安全管理局來安排事務,基本是用于負責維護美國的核軍火庫——這也就是NIF的新角色。

   說新也不算新。早在2009年NIF落成之時,就有外媒曾指出,NIF首要目的是幫助政府確保美國老年核武器可靠性,最後才是建成一座核聚變發電站。這一目標當時並未惹人非議。
   因為人人心知肚明,啟動聚變反應最容易的途徑是什麼?原子彈。但美國政府已于1992年承諾不進行地下核武器試驗,這種情況下,一台超級能量的激光器,采用激光而不是核爆炸來產生聚變反應,正是核武器研究不可多得的裝置。

   更何況,NIF項目耗資不菲,表達出為政府效力的決心自然也是應該的;且一般此等級別的大型實驗裝置,通常不可能只有一個實驗目標,在不同階段它能完成不同的功用,除了尋求能源之路以及核武器研究外,NIF的溫度和密度也允許它模擬外星球的環境,完成天體物理實驗。

   但在這三年多的時間,激光器一次次對世界紀錄的刷新,均被人們視為“實現可控核聚變進而拯救能源危機”之路上的座座豐碑,在這個絢麗的光環下,很少人理會點火裝置的其他功用。

   現在,一系列意外的技術問題使NIF的能源探索之路在9月結束,核武器研究被放在了第一位。對引起的軒然大波,美國國家核安全局防御計劃副局長唐納德‧庫克宣稱,沒人說要放棄點火,現在只是一個新計劃需要產生,采取的是更緩慢、更系統的處理方式。

   誰听得懂?
   將影響慣性約束核聚變商業化前景
   NIF自落成典禮至今三年,但物理學家夢想使用高功率激光器瞬間加熱並壓縮氫使之點火,已有三十余年。

   但現在顯然有對國家點火裝置持消極態度的。在研究人員報告他們距離實現點火所需要的條件尚有距離之後,國會投資者表示失望,他們想盡快看到成果。

   批評人士稱,實驗室當初信心滿滿地說激光核聚變可以產生電能,使得國會堅信他們是在為一個能源項目花錢,但事實卻令他們痛心︰原來所謂激光核聚變,與產生電能尚有距離。(這難道不是明擺著的?)

   熟悉NIF計劃的資深科學家稱︰“實驗室過分強調了點火裝置的能源效應,使得在核武器儲備管理方面、基礎科學研究蒙受損失。”

   更有甚者認為︰技術研究者永遠說,他們二十年後就能實現。那麼慣性約束核聚變什麼時候能商業化運營並提供電力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很簡單,永遠不會。

   其實自NIF籌建之日起,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有消沉過,另一家實驗室——洛斯‧阿拉莫斯的科學家嘲笑這將是有史以來最龐大而昂貴的“擺設”,同時奪走了其他領域本來就不寬裕的資金。

   而領導加州大學團隊對點火裝置進行檢查的物理學家羅伯特‧拜爾認為,點火實驗業已取得了顯著進展。“僅是激光本身已經相當了不起的。”拜爾稱,單次能釋放1.85兆焦的能量,大致符合實驗室的最初承諾,而且小燃料球也表現良好。項目主管艾德‧摩西也宣稱︰“該設備的重大價值就和我們之前說的一樣。”

   Dvice在線版一篇文章指出,憤怒的政府先生們罔顧了“優先考慮”,一面是核聚變能,其將使能量變得無比廉價與豐富,而人們無疑永遠需要能量;另一面,則是個擴大了的武器庫。

   現在選擇權就在他們手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