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美國專家稱中美絕不可能開戰 否則將引爆全球核戰

中國人的意識形態是什麼?...美國引爆的金融核彈QE3/4/5....早就源源不斷。美國絕不會引爆魚死網破的全球核戰,而是保持各地的低烈度沖突,美國可以從中漁翁,例如中日相爭,美國漁翁得利,轉嫁危機。
美專家認為,不同于納粹德國,中美不存在意識形態分歧。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12月11日發表華盛頓哈德遜研究院政治與軍事分析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理查德?懷茲博士文章稱,中美兩國極不可能爆發真正的戰爭,這是因為中美兩國不存在意識形態分歧,其次全球化已經使中美經濟關系空前深化,兩國爆發戰爭會使全球經濟陷入蕭條。第三,中美兩國潛在沖突點有限,合作比對抗更符合兩國利益。最後,中美兩國都有核武器,兩國間爆發的任何軍事對抗,都有可能會引爆全球核戰,危及雙方國家生存及經濟發展。

   懷茲博士參加了在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召開的一次全面對話會議,與會人員包括中國外交官和美國的中美關系專家。會議期間,中國外交官提出的一些問題引起了廣泛關注。他指出,其中最令人感興趣的是中國決策者對美國軍事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的關注,他們認為華盛頓在國內優先事項,以及其對中東的關注,最終會使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偏離軌道。中方與會人員還堅稱中國對伊朗和朝鮮的不擴散政策和美國類似。他們指出,與華盛頓相同,中國支持制裁與外交手段並行的雙軌政策,希望“大棒”與“胡蘿卜”能夠限制德黑蘭和平壤的核武努力。

   中國外交官還認為,中美兩國近來的領導換屆,使兩國可以更容易的打造中美關系“新模式”。他們認為,通過對話與合作,中美兩國能夠克服不信任,避免所謂的“崛起問題”,即中國日漸增強的經濟與軍事力量,會招來美國或會導致兩國沖突的回應。

   懷茲博士稱,中國決策者對美國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的密切關注並不奇怪。奧巴馬總統明確表示,亞洲是美國新世紀戰略考量的重心。他自認為是美國第一個“亞洲總統”,而且在東亞問題上花費的時間比其他任何地區都多。為了減少美國對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承諾,他希望美國在那些地區的盟友能夠擔負起更多維持地區安全的責任,例如通過強化當地國防能力,以及在解決過渡和地區經濟復甦等地區發展問題時扮演更加出色的外交角色。

   與此同時,奧巴馬還鼓勵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日本和朝鮮,利用自身資源,推動其他地區的和平與發展。奧巴馬尤其認為,在解決世界上最棘手的問題時,美國需要中國的支持,包括使美國經濟更具全球競爭力的國內挑戰,以及氣候變化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等全球挑戰。

   懷茲博士指出,盡管中國外交官稱中美在核武擴散問題上的立場與美國相同,但中美兩國在處理這種問題是的做法仍有明顯不同。的確,當前中美兩國的防擴散目標空前相似。在過去的20年里,北京越來越願意解決美國對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相關政策的擔憂。中國還加入了大量的核不擴散條約和機構,同時推行範圍更廣的出口控制,限制可能會導致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的技術出口。中國決策者強調中國希望實現對中美兩國利益都有利的互利“雙贏”結果。

   然而,懷茲博士指出,中國卻和俄羅斯一起反對針對伊朗、朝鮮以及其他違背核不擴散承諾的國家施加制裁。伊朗和朝鮮,中國企業利用聯合國和西方國家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相關處罰,把其他國家企業取而代之。而且,不同于俄羅斯,中國拒絕加入以美國為首的“防擴散安全倡議”該倡議尋求遏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相關技術與材料,及其運載平台的非法擴散。他還指出,盡管中國領導人警告德黑蘭和平壤不要發展核武器,但中國決策者卻更加強調與這些國家進行“接觸”,而不是對他們施加制裁。從根本上講,中國官員希望看到在這些國家的政策發生變化,而不是他們的國家政權發生變化。

   至于“崛起問題”,懷茲博士指出,出于若干因素考慮,中美兩國極不可能爆發真正的戰爭。首先,與美國與納粹德國和甦聯的對抗不同,中美敵對關系不存在意識形態分歧。其次,全球化已經使中美經濟關系空前深化。身為新崛起的大國和世界上唯一超級大國,中美兩國爆發戰爭會使全球經濟陷入蕭條,不利于兩國經濟發展。中美兩國潛在沖突點有限,對于兩個國家而言,合作比對抗更符合兩國利益。最後,中美兩國都有核武器,他們明白,兩國間爆發的任何軍事對抗,都有可能會引爆全球核戰,危及雙方國家生存及經濟發展。

   懷茲博士稱,美國自然會非常關注中國的崛起對地區及全球力量平衡,以及對美國支持下的國際機構效力的影響。從歷史上來看,老牌大國往往很難接受新崛起的國家。中國政治與安全透明度不足,導致世界對北京的目標與手段充滿疑慮,這進一步復雜化了全球力量轉換的過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