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羅茲威爾事件(2) -- 我與這位外星人的第一輪訪談

 第二章為大家帶來"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從這章開始為方便大家參考之前的資料,我會再文章底下放回前幾篇的連結喔~
在這個外星人被送回基地之前,我已經與她共處了幾個小時了。正如我前面所提到的那樣,由於我是我們當中唯一可以理解她交流方式的人,於是凱維特先生要我留在這個外星人身邊。我當時搞不明白為何我會有這種能力去跟那個生物「交談」。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用心靈感應與任何人進行交流的經歷。

  我所經歷這種無聲的非口頭的交談方式,就像是去理解一個嬰兒或一隻狗的意圖,因為它們會試圖讓你懂得它們所要表達的意思,但是比較而言,這次經歷要顯得更直接,更有效!儘管沒有任何的口述「文字」或「符號」顯示,可是那些對我傳達的思想意圖卻明確無誤。後來我認識到,儘管我接收到了這種「思想」,但是我也沒有必要將它的確切含義翻譯出來。

  我認為這個外星生命不會願意去討論一些技術的問題,因為她身份是軍官和飛行員,因此她從屬的組織機構應該會需要她履行相應的保密職責。任何一名軍人在被「敵人」俘獲期間,都有職責去對重要資訊進行保密,當然,即使面臨嚴刑拷打也不能例外。

  可是,儘管如此,我還是一直覺得這個外星生命並沒有真的試圖對我隱瞞任何事情,我就是沒有那種感覺。她的交流方式對我來說總是覺得誠實可信。可是,我猜想你可能從來沒有確切體會過。我可以肯定我和這個外星人之間共享了一個獨特的「紐帶」,那是一種「信任」或者與患者或孩童相處時的一種理解和認同的感覺。我想這是由於這個外星人能讀懂我是真的對「她」感興趣,而且不僅沒有任何惡意,也不允許對她造成任何傷害,如果我可以防止那種行為發生的話。這些也是真實的感受。

  我談到這位外星人時使用了「她」,實際上,無論在生理還是心理方面,這個生物都沒有性別存在。「她」的確具有一種相當強烈的女性舉止和風度。然而,在生理方面,這個生命無論從內到外都不具有生殖器官。她的身體更像是一具「替身」或「遙控設備」。她的身體既沒有內部「器官」,也不是由生物細胞構造而成的。不過,確實有一種「電路」或電子神經系統遍佈了她的全身,可我搞不明白那是怎樣運作的。

從身材和外觀上看,她的身體顯得短小而纖細,身高約有 1.2 米。與她的細小的四肢和軀幹比較,那巨大的頭部顯得很不相稱。在雙「手」和雙「腳」上,各長有三隻有些抓握能力的「手指」,她的頭部沒有起作用的「鼻子」或「嘴巴」或「耳朵」。我推測,這位軍官在太空航行的過程中並不需要這些器官去感應聲音,因為沒有空氣的環境就不能傳導聲音,因此,在她身上並沒有製造與感應聲音有關的器官,而且那個身體也不需要消耗食物,所以她也沒有嘴巴。

  她的眼睛非常大,我一直沒能測定她眼睛的視力水準和視覺敏感度,但是,透過我的觀察,她一定具有極高的視覺敏銳度。我認為那雙黑色不透明的晶狀體,應該可以覺察到超越光譜波段和微粒的光線,而且我推測,她的視覺可接收的範圍可能包括了全部電磁波頻譜波段,或更多,我並不瞭解確切的情況。

  當這個生命用她的雙眼凝視我的時候,我有一種好像被穿透全身的感覺,彷彿她使用了「X射線顯像」技術。面對這種感覺,一開始我還有些尷尬,直到我確定她並沒有任何性傾向的企圖才放心。事實上,我認為她從來沒有對我是男是女的問題產生過任何想法。

  在與這個生命短期的相處之後,很明顯,她的身體不需要氧氣、食物或水分或其它任何外部的營養或能量。我後來得知,這個生命可以用她自己的「能量」作為補給,用來維持身體功能的活性和運轉。我雖然一開始對這種現象感覺似乎有些怪異和不安,可後來還是適應了。同我們的身體複雜性比較而言,那確實是一個構造非常簡單的軀體。

  艾羅向我解釋那身體既不是機器人一樣機械構造,也不是生物體,它是一個被她活化的精神生命體。從技術角度來講,站在醫學的立場上,我會說艾羅的身體不應該被稱為「活體」,由於不具備細胞等等的構成條件,因此她的「替身」並不是生物學意義上的生命形式。

  它有光滑灰色的皮膚,身體可以耐受溫度、大氣環境和壓力的變化。她身體的四肢非常弱小,沒有肌肉組織。由於在太空中沒有重力,因此,強健的肌肉是不必要的。這個身體幾乎被完全應用在太空飛船上,或者無重力的環境中。由於地球具有很大的重力加速度,因此,這種身體無法到處走動,因為它的雙腿並不是為這一目的而設計的。不過,它的手和腳卻表現得非常靈活。

  就在我與這位外星人訪談之前,僅一夜之間,這個地方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嘈雜喧囂的鬧市,幾十個工作人員忙碌著佈置燈光和攝像設備。一部電影攝影機、一個麥克風、一台磁帶錄音機被提前佈置在「會談房間」裡。(我不明白為何需要準備麥克風,因為與這個外星人之間根本不存在聲音交流的可能性。)現場還有一個速記員和幾個在打字機上忙碌敲打的打字員。

  我接到通知說,一位外語翻譯專家和一支「密碼破譯」的工作隊伍已經出發,他們連夜趕來這裡,協助並參與我即將與這位外星人進行的會面訪談。幾個來自各領域的醫學專家準備對這個外星人進行檢測,同時還有一位心理學教授來協助闡明問題並「翻譯」回答的內容,之所以這樣做,是由於考慮到我只是一名並沒有翻譯員「資格」的護士,儘管我是當時在場唯一能夠理解這個外星人想法的人。

後來在我們之間進行了許多次交流,而每一次「交談」都使我們之間相互理解的程度成指數級增長,關於這些,我在以後的自述內容中也會談及。以下內容是針對第一輪會談的「問題清單」與「對應回覆」的記錄副本,預先備好的「問題清單」由基地情報官員為我提供,「對應回覆」的部分是由速記員在訪談過程中聽取我匯報的同時,當即筆錄的內容。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9
  問題:「你受傷了嗎?」
  回答:「沒有」
  問題:「你需要什麼樣的醫療協助?」
  回答:「不需要」
  問題:「需要食物或水或其它營養物質嗎?」
  回答:「不需要」
  問題:「你對環境有什麼特殊要求嗎?比如空氣溫度,大氣的化學成分,空氣壓力,或其它廢棄的排泄物?」
  回答:「不需要,我不是一個生物構造的生命體。」
  問題:「你的身體或太空飛船是否攜帶了對人類或地球其它生物形式具有危害的細菌或污染物?」
  回答:「在太空中沒有細菌。」
  問題:「你的政府知道你在這裡嗎?」
  回答:「不是在這個時候」
  問題:「你的其他同類會來到這裡尋找你嗎?」
  回答:「是的」
  問題:「你們的人使用的是什麼性能的武器?」
  回答:「非常具有破壞性。」
  我並沒有理解他們可能擁有的那類武器裝備的確切性質,可我也沒感到她在回答這一問題時帶有任何的惡意,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問題:「你的太空飛船因為什麼而墜毀?」
  回答:「大氣層的一次放電擊中了飛船,導致我們失去了控制。」
  問題:「為何你們的太空飛船會出現在這個區域?」
  回答:「對『燃燒的雲狀物』/ 放射線 / 爆炸 進行調查」
  問題:「你們的太空飛船是怎樣實現飛行的?」
  回答:「它透過『心智』進行控制,對『思維的指令』做出反應。」
  「心智」或「思維的指令」是我能夠想到去描述她想法的僅有的英文詞彙,我覺得他們的身體與飛船之間是透過某種電子「神經系統」直接聯繫的,這樣他們才可以透過自己的思想去控制飛船。
  問題:「你們的人彼此間是怎樣交流的?」
  回答:「透過 心智 / 思想」
  把「心智」和「思想」兩個詞結合在一起的英文意思,是我現在能想到的最接近本意的描述方式。然而,對我來說顯而易見的是,他們之間用心靈相互溝通的方式,與她和我之間進行的交流是一樣的。
  問題:「你們有沒有手寫的語言或符號去交流溝通?」
  回答:「有」
  問題:「你來自什麼星球?」
  回答:「家鄉 / 同領地的出生地世界」
  由於我並不是一個天文學家,因此我沒有辦法去思考行星、星系、星座以及它們在太空中的方位。在我所接收到的意念中,顯示了處於一團巨大星群中心的一顆行星,這顆星對她來說好像「家鄉」一般,或者「出生地」。關於她出生地的理解,「同領地」是我能想到去描述最接近於她的想法、觀念和圖像的詞語。它還可以被簡單地稱為「勢力範圍」或「國土領域」。然而,我確定那不僅僅是一個星球或一個太陽系或一團星群,而是一個星系數量龐大的集合!
  問題:「你們的政府會派代表們來會見我們的領導人嗎?」
  回答:「不會」
  問題:「你們關注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回答:「保留 / 保護同領地的所有權」
  問題:「你對於我們政府和軍隊的設施有哪些瞭解?」
  回答:「拙劣的 / 小規模的。破壞星球。」
  問題:「為何你們一直不讓地球人知道你們的存在?」
  回答:「守護 / 觀察。不接觸。」
  我接收到的意念資訊表明,他們與地球人類進行接觸的行為是被禁止的,可是我還是無法找到一個與她溝通的詞彙或方式,以確認我所理解的是否準確。他們只不過就是一直在觀察我們。
  問題:「你們的人曾經拜訪過地球嗎?」
  回答:「週期性的 / 反覆進行觀察」
  問題:「你們瞭解地球有多久了?」
  回答:「比人類早很多」
  我不確定用「史前」一詞描述是否會更準確,但是肯定比人類進化的時期要早出很長的一段時間。
  問題:「你對地球的文明史有哪些瞭解?」
  回答:「微弱的興趣 / 注意力。少量的時間。」
  這樣去回答問題對我來說似乎非常含糊,可是我感到她對地球歷史的興趣並不是很大,或者她並沒有放太多注意力在地球上,或許,可能…我不明白,我並沒有真正獲得一個對這個問題的答案。
  問題:「你可以對我們描述一下你的家鄉嗎?」
  回答:「具有文明社會的地方 / 文化 / 歷史。巨大的行星。富饒 / 永遠的資源。秩序。權力。知識 / 智慧。兩顆恆星。三顆衛星。」
  問題:「你們社會的文明狀態發展到了怎樣的程度?」
  回答:「遠古的。數萬億年。總是。超越其它的。計劃。進度表。改進。勝利。高等的目標 / 觀念。」
  我使用了「數萬億」的數詞進行描述,因為我確定她所表述的意思要大於數十億的許多倍,而且她對於時間長度的概念表述是我所望塵莫及的,如果以地球的年限進行比較的話,就真的可以用「無限」這個概念去表達了。
  問題:「你信仰上帝嗎?」
  回答:「我們認為。它就是。使它繼續。始終。」
  我確定這個外星生命並不像我們那樣理解「上帝」或「崇拜」這個類的概念,我假定她所在的文明社會生活的人們都是無神論者。我的印象是,他們給予自己很高的評價,也確實很自傲!
  問題:「你們的社會是什麼類型的?」
  回答:「秩序。權力。永遠的未來。支配。成長。」
  這些是我能夠使用並描述關於她所在的文明社會最恰當的詞彙,當她回答這個問題時,「情緒」顯得非常高漲,非常的歡快有力!雖然她的思緒傳達給我一種洋溢著歡樂和喜悅的情感,卻也讓我感到非常的緊張。
  問題:「除了你們之外,還有其他的智慧生物形式存在於這個宇宙中嗎?」
  回答:「每個地方。我們是最偉大的 / 所有的最高等級。」
  由於她的身材弱小,我確定她並沒有想表示形狀「最高」或「最大」的意思。我再一次地接收到了來自她自傲「天性」的感受。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以上部分是對第一輪會談的總結。當第一個問題清單的回覆列印出來並送至等在外面的人們手中的時候,他們表現得非常激動,還以為我可以讓這個外星人無話不談。

  然而,在他們讀完我的答覆內容之後卻失望了,他們認為我沒能夠清晰地理解她所回答的資訊。現在,由於我第一次接收的問題回覆內容,他們又要面對一大堆新的問題了。

  一位軍官讓我待命等待下一步指示。我在隔壁的辦公室等了幾個小時,在那段時間,我沒有被允許繼續與這個外星人進行「會談」,不過,我一直受到了良好的對待,只要我有需要,隨時都可以吃東西、睡覺、使用休息室的設施。

  終於,我等到了一份用於對外星人提問的新問卷。我推測,已經有相當多的特工人員以及政府和軍方的官員,都在這一刻之前抵達了基地。他們告訴我,在下一輪會談的過程中,還會有其他幾個人與我一同出席,以便提示我針對一些詳細的內容進行發問。然而,當我嘗試在這些人的陪同下與她進行交流時,卻無法接收到任何的想法和情緒,也沒有任何可以覺察到的資訊。沒有任何反應,這個外星人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於是我們都離開了會談房間,面對這一情形,一個情報官員顯得非常不安,他譴責我對於第一輪的問題回答中有說謊或造假的行為。我堅持我所回答的內容是真實的,都是盡我所能做到的準確回覆!

  那一天晚些的時候,上面決定指派其他幾個人向外星人發問。然而,儘管透過不同的「專家」進行了多次嘗試,卻仍然沒有其他的任何人可以從這個外星人那獲得任何資訊。

在後來的幾天裡,一位從事心理調查的科學家從東部乘飛機來到基地,準備會見這個外星人。她名叫「格特魯德」(Gertrude),我記不起她姓什麼了。在另一場合中,出現了一個具有超視能力的印度人,名叫「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他也來到基地試圖與外星人交流。可是這兩個人的努力都以失敗告終了,而且我自己也無法與這兩人中的任何一位進行心靈感應交流,雖然我的確認為「克里希那穆提」先生是一位非常友善、理解力極強的紳士。

  最後,上面決定應該把我留在外星人身邊,看我可以得到什麼樣的解答。

外星人訪談文件公開分享(1)--序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