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

科學家發現人死後有「白光」離開人體

 死亡不是“將光明熄滅”,它只是“把燈熄了”,因為“黎明”已經到來。
這篇文章來源是"大紀元"(法輪功)其實我對此文内容有很大保留,所以真假自辨了

中國有句古話:「人死如燈滅。」這是鐵定的事實,無可爭辯。但隨著科學的進步與發展,對人體的死亡有了新的看法。此外,也產生了許多令人不解之謎,吸引著國 外許多科學家對「死亡學」進行認真地研究與探索,企圖來解開許多令人難解的謎團。俄羅斯著名科學家、世界著名的人腦研究所的維得羅夫斯基教授對記者說:「俄羅斯的科學家經長期觀測發現,人體死亡以後,從屍體中發放出一種肉眼看不到的物質。這種物質到底是甚麼?人們尚不知道。如果這種物質有靈性的話,可能就是「靈魂」。科學家們尚未得到證實之前,只能是假設,而不能肯定。我們正在追蹤,探索此物質到底是甚麼」。

兩年前,日本的外科醫生本田賀志教授的兒子因車禍受重傷,他親自參加搶救,終因失血過多而死亡。本田賀志老夫妻一直很悲傷,常常思念長子。有一次老夫妻倆帶著兒子和女兒4人駕車春遊,在長子發生車禍的西海岸富崗山麓悼念長子過後,全家照了合影。照片沖洗出來後,老夫妻來一看驚呆了:照片上多了一個 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死去的長子!本田賀志教授執醫40多年,見過無數人的死亡,又親手解剖過無數的屍體,他從不相信人死後有靈魂存在。在日本,以 前就出現過人死後影像又出現在和親人一起的照片上,本田教授認為這是無稽之談,這一下他親眼看到了事實。他拿著照片對一些醫學專家說:「看來,我們要重新 認真探索,研究『死亡學』。現代醫學對人體未能查明之處,實在太多了…」

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克里斯多夫是位物理學家。3年前,他的妻子死於白血病,他一直懷念著妻子,一個人過著孤獨憂傷的生活,平時悶悶不樂,對周圍發生 的一切都興趣索然。最近,他突然精神振奮,性格轉變,對事業,生活充滿活力。別人以為他有了新歡而忘了舊愁。誰知他仍是一個人生活,並無新歡。他家裏原來是亂七八糟,現在是井井有條。為甚麼會這樣呢?他對友人說:我的亡妻卡娜麗婭每晚都來看望我,替我蓋被子,收拾房間。」友人們認為他精神有毛病,產生了幻 覺,而他本人卻堅決否認。他說,自己是物理學家,難道還分不清幻覺與真實吧?並說自己與亡妻相會沒有一點恐怖感,而是親切感。

克里斯多夫教授一本正經地說:「我要從物理學的角度來探索死亡學,追蹤思維空間的來訪者。」

克里斯多夫教授在房間裡安裝了錄像機,錄音機,微波探測儀,等待亡妻的「幽靈」到來。到了午夜,「幽靈」來了,這些設備全部自動打開。結果,錄音機 有音,錄像機空白,微波探測儀受到電磁波訊號:發現有物體在室內移動。教授信心十足,他決定做更深入的探索,他將最先進的微波探測儀安裝在一家大醫院的太 平間裡,對每具死亡不久的屍體進行檢測,終於發現:人在死亡後的幾小時裡,有一種肉眼看不到的物質離開人體,大約持續四五分鐘的時間。克里斯多夫和俄羅斯的人腦研究所得出同樣的結論。他認定是「靈魂」離身,標誌著人的真正死亡。他還驚奇的發現年輕人的屍體磁電波訊號強,老年人屍體磁電波訊號弱。克里斯多夫教授根據自己的研究和自己的親身體驗寫出了《生命•靈魂》一書,成為美國研究「死亡學」方面最暢銷的書。

可里斯多夫在美國幾所的大學舉辦了死亡學講座,座無虛席,連教室外的走道裡都擠滿聽眾。他告訴聽眾,在他有生之年,一定要追蹤「靈魂」的去向。他要求美國科學界,打破舊框架,把「死亡學」作為真正的科學探索。

在生命的盡頭,人會看到些甚麼呢?澳大利亞科學界正對這一問題進行深入的探討。



澳洲紐斯維大學心裏心理學家沙麗•施芝婭博士最近寫了一本題為《光覺之內》的新著。書中敘述自己「死而復生」的經歷與體驗,立即吸引了醫學,心理學,神經學等有關方面的專家的興趣,並對「死而復生」者的感受進行科學論證,試圖揭開這個謎團。

施芝婭博士在書中寫道:她在醫院裡生第二個孩子時,因難產,心跳停止跳動7分鐘左右,後因醫院搶救得法,她得以死而復生。她回憶道:當時自己很清 醒,突然感到一切痛苦完全消失,自己已不在產科房裡,而在空中飛行,越過一個黑暗的坑道,眼前展現一片光明,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一片金碧輝煌。「我看到 了已故的親人和朋友在歡迎我到來,我很迷戀這個地方,和故人們聚集在一起。忽然我聽到自己孩子的叫喊聲,我應該回去照料孩子,因此,我決心離開這個地方。」就這樣,她回生過來。

許多科學家不相信這些回憶,更不相信人死後到另外一個世界的感受,他們認為這一切是面臨死亡的腦髓組織產生出來的一種幻覺。

施芝婭博士則不同意這種說法。她說,當時自己的感覺很清楚,絕對不是模糊不清的幻覺。自己是心理學家更懂得心裏的真正感覺,她認為世人不應對這種感 受,回憶持否定態度或嗤之以鼻,而要設法去理解,運用各種神經化學及心理學理論去研究這一深奧的「死亡學」,一定能為人類在這門科學上起開一扇明亮的窗口。

最著名的是在日本東京開展的「阿拉本3號」計劃,為「死亡學」開闢了一片嶄新的天地。該計劃由國際上幾個大財團出錢贊助,由日本,美國及西歐一些國家的著名醫學家,神經心理學家,生物學家,物理學家,電腦專家參加。他們對19到75歲瀕臨死亡的垂危病人開展觀測。

這項觀測約有20多名自願者參加。科學家們在自願者死亡之前,在病人的骨頭中植入電極,並且與電腦相連,使電腦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接收到瀕臨死亡者的腦電波,並在60秒內把腦電波譯成文字,顯示在計算機的終端螢光屏上。

在開始實施「阿拉本3號」計劃時,在幾名自願者死亡後,電腦並未接收到死亡者傳來的任何信息,科學家們並不洩氣,他們對電腦程序又進行了更深入的修改和調整,終於獲得了成功。

當時,有一名叫做邦達的35歲自願者,患肝癌死亡.死亡前他非常痛苦,死亡後的第3天,電腦螢光屏上出現了科學家們期待已久的信息.螢光屏上出現的 文字寫道:「我叫邦達,我已經解除了任何痛苦,在一片陽光下飛翔,快樂得很……快樂得很……」連續重複幾次之後,信息突然中斷。
這一成果大大的鼓舞了科學家們,使實驗更加深入開展下去。

一位22歲的姑娘,不幸患白血病死亡.姑娘臨終前,自願參加了「阿拉本3號」計劃的實驗.姑娘死後的第二天內,電腦便收到了她傳來的信息:「我來到 了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我很高興來到這個地方.此間陽光照耀,充滿著溫暖,我和已故的爺爺,奶奶在一起.我很愛他們,我將會……」信息至此突然中斷。

參加「阿拉本3號」的科學家們認為:他們的實驗結果證實了人體死亡以後,尚有生命信息的反饋.「阿拉本3號」計劃將深入下去,他們將研究任何與「靈魂」對話。

英國有一個靈魂研究所,美國、日本也有,中國的社科院也有宗教研究所,名字不同,實質一樣。英國這個研究所,他給修行人(佛教修道的)和不修的人做對比實驗,研究發現實驗對像死後腦電波非常平穩的都是修行有一定功夫,經常靜坐的修行人。有實驗結果,卻無法解釋腦電波不異常活動的原因。沒有一定靜坐功 夫的人,他們的腦電波上下跳動,非常活躍。這樣的人死時內心恐怖,心性散亂,業力苦逼,這是其一。其二,科學家在暗室裡頭安裝多角度視頻攝像頭觀察發現, 在一片黑暗的暗室中,所有人毫無例外的死時都有一絲白光由體內射出,有的修行人光都從頭頂射出,多數人是從頸部以下的身體其他部位出,腳部、腿部,各個部位都有,幾秒鐘時間,這道白光迅速穿透一切阻力,消失不見。這是甚麼?日本的研究報告就說了,這是人的靈魂。研究報告已經表明,人體內確實有一個東西存 在,佛家叫「神識」,其他宗教他們叫「靈魂」。

中國的科學家對「瀕死經歷」的研究起步得太晚了,這大概是由於受到了意識形態領域的種種限制吧。從1987年開始,天津市安定醫院院長、精神醫學專 家馮志穎帶領其課題組,對唐山大地震的部份有過「瀕死經歷」的人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研究成果;1996年8月間,新華社在播發這條信息時,稱讚這是「為中國填補了這個領域研究的空白」。

1989年黑龍江教育出版社首次出版了(美)雷蒙德•穆迪著的《死後見聞》(原名《生命之後的生命》點擊鏈接下載Word文件);1999年,(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了逢塵主編的《天堂印象——100個死後生還者的口述故事》 點擊閱讀;90年代末,廣西民族音像出版社出版了VCD影碟《不可思議大全——垂死體驗》,這是一部關於瀕死經歷的記錄片。除此之外,一些雜誌、報紙也時 常報導一些「瀕死現象」。這說明中國的這塊「禁區」已經開始解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