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

生命能

 
 人類可以透過松果體吸取能量,如果人類可以取得松果體中的記憶,就可以得知人類被創造的真相

在亞特蘭提斯和更早的年代,我們呼吸生命能的方式能直接影響身體周圍的電磁場。我們的能量場以幾何的形式存在,而我們要運作的是形狀為星狀四面體的那個能量場,它由兩個相依的四面體組成,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個三維的大衛星。

這個四面體的上端和下端,各在我們的頭頂上方和腳底下方一個掌距處,其中,有一條連接兩端點的管道貫通人體的主要能量中心(脈輪),而你身上的這條管道,寬度約為中指與拇指相接的圓直徑,看起來就像玻璃燈管,然而兩端有透明的結構連結星狀四面體的兩個頂點。



在亞特蘭提斯陸沉之前,我們可以讓「普拉納」沿這個管道上下流動,讓兩股生命能相會於某個脈輪之中。這門古老科學最重要的面向便是生命能如何交會和交會於何處。

人體的另一個重要部位是松果體,位於頭顱中央,對意識有很大的影響力。這個腺體的尺寸從原來的乒乓球大小萎縮到現在的綠豆大小,因為我們很久以前便忘記如何使用它了。

以前生命能會通過松果體的核心,這個腺體看起來像一隻眼睛。從某種角度而言,它確實是一顆眼球。首先,它是圓的,一端有開口,開口處有一片聚光的透鏡,它是中空的,裏面有顏色接收器,它主要的視野向上(這點未經科學證實),對準天堂。如同我們的眼睛可以轉動看見九十度的範圍,松果體也可以「看見」九十度的範圍,然而就像我們無法看見後腦,松果體也無法向下看見地球。

松果體中保存對於神聖幾何和實相如何被創造的理解。但我們已經無法取得這些理解,因為我們在亞特蘭提斯陸沉時喪失了記憶,少了這些記憶,我們開始以口鼻呼吸,不再從松果體攝入生命能,讓它在中央管道上下流通。這使得生命能不再通過松果體,導致我們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和詮釋來看這個實相。這種二元意識讓我們認為自己是從體內向外看,把我們和所謂的外在分離,而這全是幻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