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

讓人震撼的浪潮實驗:如何在五天內速成納粹

 “ 這個實驗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我們中的很多人孤獨、缺乏家庭的溫暖、集體的關心,缺乏對一個群體的歸屬感。即使把這個實驗放在今天,也會得出同樣的結果”

即使參與者受到如此強烈的道德不安,多數情況下權威者仍然得以繼續命令他。實驗顯示了成年人對於權力者有多麼大的服從意願,去做出幾乎任何尺度的行為

對於納粹,無可否應我對法西斯是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情意結",大程度上我是一個精英主義的追隨者,離題少許吧...應該也不算是離題,因為神秘●部門的目標就是為大家帶來神秘資訊喔~就NWO而言,我本人是絶對同意的,一世界/一政府/一貨幣,最好最重要的當然是要"一語言"了,而對於"減人口"這個比較敏感的問題,小弟也有自己一套拙見,我個人認為減人口對人類的未來以及地球的未來也是好的,只不過我對此措施反感的原因是它帶有種族性/種族歧視,認為盎格魯-撒克遜人才是精英,才配得上統領地球,成為地球的霸主,這點令我十分反感

社會中,很多人孤獨、缺乏家庭溫暖,缺乏對群體歸屬感。 即使把浪潮實驗放在今天,也會得出同樣的結果。 本文將揭開五天速成納粹的秘密。
影片是德國拍的,時間放在現在的德國。 而故事的原型卻來自美國。 說實話,發生在美國這一事實比發生在德國更令人警醒。

雖說“人人生而自由”,但說出這一句話人類為此花了萬年時間。 那反自由的東西卻源遠流長,而且它還遠沒有走開,一不小心它就會回來。

原來的事件沒有像《​​浪潮Die Welle》影片結尾那樣鬧出人命來,但我覺得意味更加悠長。 如同現實中的這位美國老師所說的:“即使把這個實驗放在今天,也會得出同樣的結果……去你們當地的學校看看,那裡找得到民主嗎?”
納粹速成,只需五日
他們無法理解法西斯主義,但突然間,他們成了這場運動的一部分。

1967年 ,在美國的一所高中里,教師Ron Jones大膽地進行了一場實驗:他向他的班級灌輸紀律性和集體精神。 “很快,事態的發展就失去了控制”,多年後,一位當時的學生回憶道。
Ron Jones。 時間:1967年4月,地點:加利福尼亞Palo Alto Cubberley高中歷史課,主題:第三帝國。

一個學生提了個問題,為什麼德國人聲稱,對於屠殺猶太人不知情? 為什麼無論農民、銀行僱員、教師還是醫生都聲稱,他們並不知道集中營裡發生的慘劇? Ron Jones 不知道如何回答。

下課之後,這個問題仍在Ron Jones 的腦子不斷盤旋。 他決定,大膽地進行一項實驗。 他要重建納粹德國,一個微型的納粹德國,就在他的教室裡。 他想讓他的學生們親身體會法西斯主義,不僅體會其恐怖,也體會其魅力。

星期一。 玉不琢,不成器
他站在講台前,不同於以往,他開始向他的班級下達命令。

“Jones先生因其激進的教學方式而備受爭議”,他當年的學生Phillip Neel回憶道,“有一次,他把我們分成兩人一組,其中一人必須整天遮住眼睛活動,籍此讓我們理解,什麼叫信任。”還有一次,這名激進的教師禁止一部分學生,在幾天時間內使用教學樓里特定的洗手間。 “他想讓我們體會,什麼是宗族隔離”,Phillip Neel說道。 這名當年的學生現在是電視節目製作人,目前正製作一部關於Ron Jones實驗的紀錄片。

Jones不僅僅因其激進的教學方式聞名,他同時也是學生的好朋友。 他住在一間樹屋裡,玩朋克音樂。 但在某個星期一,他命令他的學生,端正坐姿,抬頭挺胸直背,雙腳平放,雙手背後。 接下來的是速度訓練:起立,坐下,一遍遍重複。 最後他讓學生站到教室門外,等他發出信號後,學生們跑迴座位坐下。 Jones記錄下了時間,5秒,無聲的5秒。 而做到這一點所需的,僅僅是幾分鐘的練習。

Jones更進一步。 他讓學生閱讀文章,接著開展討論,但必須遵循嚴格的規則:想發言的人必須起立,站到桌旁,先說“Jones先生”,然後才允許發言。 發言時必須言簡意賅,口齒清楚。 誰要是回答的時候心不在焉、隨便應付,就必須重新回答一遍,甚至不斷重複。

Jones堅持他的原則,並漸漸對結果感到驚訝。 搗蛋鬼變成了榜樣,他們的勇於發言,見解獨特,答案明確。 回答問題的也不再僅僅是那幾張老面孔,無論是問題還是答案的水準有了驚人的提高。 學生們注意力更集中,聽講也更專心。 Jones原先以為,學生們會認為專制型的教學方式可笑,會抵觸,不配合,但結果恰恰相反。 要求學生們遵守紀律,服從命令很簡單,意外得簡單。 學生也變得更加有效率。





星期二。 “他是我們信任的老師”
他踏入教室,迎接他的是一片肅靜。 所有人在課桌後坐得筆直,雖然並沒有人這麼要求。 他們的聚精會神,表情充滿期待,沒有人交頭接耳。 他們在等他,Ron Jones,他們的老師。 他在黑板上寫下:“紀律鑄造力量”-“團結鑄造力量”,然後開始講課。 學生們認真聽講。 下課時,他用手做了一個簡短的動作:手臂前伸,手掌先向上,再向下滑出一個曲線。 一個波浪。 Jones把這個手勢定為班級的問候禮。 在學校里和大街上用這個手勢表明身份,身為這場運動的一份子。

Jones把這個問候禮稱為“第三浪”。 浪潮總是以三波的形式到來,最後一浪,即第三浪沖上沙灘時是最強勁的。 沒有人意識到,這個名稱和“第三帝國”何等相似。

“Jones先生他是我們信任的老師。我也參加了,一切都似乎很有趣,感覺是場遊戲。至少剛開始時是這樣”,Neel回憶道。 他當時只是覺得挺這位老師上課很有意思。

接下來的幾天,Jones仔細觀察校園裡的一舉一動。 在咖啡廳、圖書館、體操館裡,學生們見面時用“浪潮”手勢打招呼。 這個實驗已從教室擴展到了整個校園。


星期三。 相互告發-為了集體的利益
Jones分發了成員卡,其中三張上有一個紅色的叉。 拿到這三張卡的人被委以特殊的使命:檢舉不遵守“浪潮”規定的人。 隨後,Jones又開始“佈道”了,從行動,投身集體,一直說到自我墮落。 他被他自己的話感染了,他搖擺於領袖和老師的雙重角色之間。 他為他充滿幹勁的學生驕傲,為他們的成績驕傲,為他們的團結驕傲,他為他自己驕傲。

緊接著,告密的風潮到來了。 他只委派了3個學生檢舉批評者和反對者。 結果卻來了20個人。 他們毫無保留地告發那些拿“浪潮”開玩笑的朋友,出賣他們對“浪潮”表示懷疑的父母。 一切為了集體的利益。 這場運動在三天之內已經成為了他們生命的全部。

“我當時雖然參加了,但應該算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Neel如今說道。 有的學生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場運動中,但也有學生從根本上反對這場運動。 “一次課間,我對我最好的朋友說了一個關於'第三浪'的笑話,結果第二天,Jones先生在所有學生面前提到了這事,從那時起我開始感到害怕。” Neel清楚,肯定是他最好的朋友告發了他。 “而那時他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前方。從那一刻起我意識到,事態的發展已經失去了控制。”

當看到如此多的學生為了這場運動毫無保留地出賣朋友,Jones也感到害怕了。 他必須找到一條出路,來中止這場實驗。 但如何才能做到?


星期四。 如何中止這場實驗?
課堂裡的人數已從30人漲到了80人。 新來學生的都逃掉了原本應去的課。 Jones宣布,“第三浪”是全國性青年運動的一部分,目的在於促進國內政治體制變革。 星期五中午12點,將會由總統候選人正式宣布組織的成立。 學校裡也會有相應的公告。

一個奇異的巧合讓這個聲明更加可信:時代雜誌上整頁刊登了一個名為“第三浪”的木器產品的廣告。 學生們被鼓舞了。 “當時沒有人對Jones先生表示一絲懷疑”,Neel回憶道。


星期五中午。 “我們差一點就成為了優秀的納粹”
學校大禮堂。 超過200名學生筆直地端坐在那裡,天花板上掛滿了“第三浪”寬大的橫幅。 Jones作了簡短的致辭,200隻手臂對著他舉起,做了“浪潮”問候禮。 這場實驗只進行了五天,卻是漫長的五天。

“當然”,Neel說,“我也在場,作為外人很難想像,短短幾天內形成了何種團體的壓力。”
禮堂內,Ron Jones打開一台電視。 出現的只有雪花。 學生們等待著。 但屏幕上除了雪花別無他物。 學生們仍然等待著。 他們已經習慣了紀律和服從。 幾分鐘後,終於有人問道:“不存在什麼領袖,對不對?”禮堂裡炸開了鍋。 Jones開始講話,不再大聲、嚴厲,而是柔和、帶著自責:“沒錯,但我們差一點就成為了優秀的納粹。”


沒有人願意提及這場實驗
Jones給學生們播放了一部關於第三帝國的影片:帝國黨代會、集體、紀律、服從,以及這個集體的所作所為:恐怖、暴力、毒氣室。 Ron Jones看著一張張不知所措的臉。 最初的那個問題得到了回答(為什麼德國人聲稱,對於屠殺猶太人不知情?為什麼無論農民、銀行僱員、教師還是醫生都聲稱,他們並不知道集中營裡發生的慘劇?)。

他說:“和德國人一樣,你們也很難承認,自己竟然做得如此過分,你們不會願意承認被人操縱,你們不會願意承認,參與了這場鬧劇。”

他說得沒錯。 第二天,學校裡籠罩的壓抑的氣氛。 沒有人願意提及這場實驗。 “我自己當時陷得不深。所以對我來說,這只是一次難得的經歷。”但其他人從此對此隻字不提,直到Philip Neel 因為紀錄片和他們聯繫。

Neel在收集材料時得知,許多人感到尷尬,居然如此輕易地被“浪潮”席捲。 特別是高年級的學生,他們原本不是Jones班上的,但為了“第三浪”,他們逃了原本該上的課。 “那是1967年,他們中許多人當時熱衷政治”,Neel解釋道。 “他們參加了學運,甚至黑豹(60年代美國黑人運動)。他們當時都感到無比震驚,自己如此輕易就放棄了自由。”

“浪潮”所體現的是“ 強權下的服從性 ”這一現象。 著名的米爾格拉姆實驗 (Milgram experiment)研究的就是這一現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