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類艾滋病引發高度關注 患者全為亞裔黃種人

 這篇文章是之前的延續,又來多一次SARS嗎?
8月下旬,國際醫學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刊載由台灣地區、泰國及美國等醫學研究人員的合力研究,確認全球出現一種新病癥,即類艾滋病。據媒體報道,全球迄今已確診200多例。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吳尊友稱,所謂的“恐艾”或“陰性艾滋病”與類艾滋病“完全不是一回事”。因為類艾滋病患者有免疫功能受損的情況,而“陰性艾滋病”沒有。
“陰性艾滋病”並非類艾滋病
   我國將加大特殊抗體檢測防治類艾滋病
   一種被稱為“類艾滋病”的新病引發公眾及衛生部門的高度關注。這種新病已在泰國和台灣地區出現。

   這種新病和2009年被媒體廣泛報道的“陰性艾滋病”(恐艾人群)是不是一種病?

   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吳尊友稱,所謂的“恐艾”或“陰性艾滋病”與類艾滋病“完全不是一回事”。因為類艾滋病患者有免疫功能受損的情況,而“陰性艾滋病”沒有。

   兩種病是不是同一種病
   “陰性艾滋病”非類艾滋病
   一種被稱為“類艾滋病”的新病癥引發公眾以及衛生部門的關注。

   8月下旬,國際醫學權威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刊載由台灣地區、泰國及美國等醫學研究人員的合力研究,確認全球出現一種新病癥,即類艾滋病。

   據媒體報道,包括台灣已確診的50多名患者在內,全球迄今已確診200多例。此類病人未感染艾滋病,但卻出現類似艾滋病的免疫力極度低下的癥狀。因患者至今全為亞裔黃種人,因此被命名為“亞洲新型免疫缺損癥”。

   那自2009年被媒體廣泛報道的“陰性艾滋病”或“恐艾人群”是不是類艾滋病?兩者有什麼關聯?

   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主任吳尊友表示,疾控部門已經做過相關的調研。結果顯示,在泰國和台灣的類艾滋病患者中,雖然病因尚未明確,但有明顯的免疫功能受損的情況,既有臨床表現,也有實驗室特征,如皮膚明顯感染、臥床不起等。

   不同的是,“恐艾”者們沒有任何免疫功能缺損的情況,“如果免疫系統缺損的話就很容易感染,比如各種細菌性和病毒性的感染,但這個群體在醫院做檢查時未發現任何異樣,對他們的免疫功能進行檢測也沒有發現任何損傷”。吳尊友稱,結果證明,所謂的“恐艾”或“陰性艾滋病”與類艾滋病“完全不是一回事”。

   區別
   陰性艾滋病︰無免疫功能受損情況,部分人有腸鳴、打嗝、關節響、睡足覺了但卻覺得沒精神等癥狀。

   類艾滋病︰有明顯的免疫功能受損的情況,既有臨床表現,也有實驗室特征,如皮膚明顯感染、臥床不起等。

   搜狐健康補充閱讀︰類艾滋病的特點
   50多歲的人容易患上這種病,致病的原因不詳,但確定此病不會遺傳,也不會像艾滋病那樣透過病毒傳染。而且,這是可以治愈的疾病,在台灣,治愈的病例很多。患者會因感染而變得消瘦。

   患者都曾發生嚴重霉菌、分枝桿菌或沙門氏菌等特定細菌感染,"有人霉菌長得全身都是,有人罹患分枝桿菌肺炎,怎樣治都治不了",經免疫檢查,確診是罹患亞洲新型免疫缺損癥,所幸台灣病例都沒死亡。

   很難從癥狀判斷患者是否罹患此病,但只要反復感染結核分支桿菌與沙門氏菌,就要懷疑。
   誘因1︰可能是亞裔基因或亞洲特定環境所致。
   誘因2︰有可能是某種感染觸發了該疾病,盡管疾病本身似乎並沒有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患者都是生活在別處的亞洲人或亞洲出生人士,這表明遺傳因子和環境中的一些事物例如感染有可能引發了該疾病。

   提醒︰一般霉菌感染經用藥1個月可康復,但若是霉菌蔓延到臉部、軀干、四肢都有,或常感染且久治不愈,可能是免疫力出問題,建議最好到大醫院檢查。
“陰性艾滋病”如何治療
     安排精神科專家對其治療
   吳尊友稱,上周二,幾名自稱“感染者”的人員前往衛生部信訪辦,要求專家對其“病癥”進行再度檢查,明確病因。為此,中國疾控特派出傳染病、精神科等方面的專家接待。

   自2009年“恐艾”人群(陰性艾滋病人群)被媒體廣泛報道後,衛生部門一直未放松對這個群體的密切關注。吳尊友說,今年新加入這個群體的人員的癥狀與兩三年前並沒有不同。

   “有位‘恐艾’患者說他高燒不退,我們一查,只有36.5℃。”吳尊友稱,不論是患者自稱的舌頭上長白毛,還是外人听不到的關節響都是其口述的,在接受了國內外先進技術檢測後均未發現任何新型病毒的跡象,“多是一種幻覺,精神科醫生初步判斷為‘偏執狂"。

   “他們確實受著一種折磨,這種折磨他覺得自己有病。”據吳尊友推斷,“恐艾”人群在我國現有數百人左右,初步判斷一部分人是精神疾病,另一部分人是“跟風”。

   衛生部門已經把這類人群鑒定為有精神障礙癥狀的人群,而非一種由微生物導致的傳染病或免疫性功能損傷的疾病。下一步,將考慮對這部分人群進行全面的精神疾患診斷,根據結果,由精神科醫生進行疏導,按照癥狀輕重接受不同方式的治療。
我國如何防治類艾滋病
     醫療機構檢測特殊抗體
   泰國離我國近在咫尺,且媒體報道類艾滋病“專門感染亞裔黃種人”,公眾懷疑我國感染此病的風險比較大。對此,吳尊友稱,除了已經報告病例的泰國和台灣外,中國大陸是否也有類似現象尚不清楚,但因我國與世界各國的交往頻繁、人員流動性強,因此並不排除也存在有這樣的病例,可能相關病例“尚未引起臨床醫生的注意而已”。

   為了及早發現我國境內的類艾滋病感染者,疾控部門已著手進行技術儲備。吳尊友稱,研究人員已發現,與艾滋病感染者體內的逆轉錄黴活躍性較高一樣,類艾滋病感染者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即體內的伽馬干擾素抗體的含量較高,是其他病毒體不具備的特征,因此將“按圖索驥”,一旦醫療機構發現有免疫功能損傷的患者,卻查不到艾滋病病毒抗體陽性的話,將考慮用此技術來進行檢測,確診或排除類艾滋病感染。

   吳尊友坦言,從目前媒體和醫學界的描述來看,類艾滋病是一種沒有傳染性、病因不明的免疫功能損害癥狀。

   他表示,對新型疾病的認識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艾滋病1981年出現的時候也不明病因,但觀察到一些跡象,某些特征的人容易感染,如同性戀、吸毒者、使用血液制品的血液病人。通過這些特征的描述,就懷疑可能是通過血液和性途徑進行傳播的,直到1984年才確定它的傳染性。
恐艾族的“堅守”與“逃離”
    他們是特殊的群體。不少人有打嗝、關節響、腸鳴等癥狀。

   他們中的有些人不斷尋醫問藥,但卻不相信專家和醫生的話,總覺得自己的病被專家輕描淡寫,總覺得自己的怪病沒被檢查出來。

   而他們中也有一些人奇跡般地獲得新生,以前的怪異癥狀沒有了,自我總結稱是“心理因素在作祟,自我調節後就沒事了”。

   病魔
   上午10點,不時打著噴嚏、臉色蠟黃的孫力還窩在床上,伸手可及的小桌上堆放著阿司匹林腸溶片、丹參滴丸等三四種藥,上不來氣或者腸子里又有奇怪的聲響時,他就會吞下幾粒。

   他說,在“這個病”之前,自己身體結實得很,偶有感冒挺兩天也就好了。

   2010年8月的一天,孫力突然覺得自己淋巴在腫大,胸口憋悶、半夜盜汗、乏力、皮疹等癥狀也接踵而至,妻子和兒子也幾乎同時出現類似的癥狀。隨後,他帶著妻兒到處尋醫問藥,乙肝、腎功能、呼吸、心髒……從頭到腳一遍遍地接受各種檢查,一摞摞的化驗單、檢查單的最終結果卻讓孫力覺得不可思議︰什麼問題都沒有。怎麼會?

   曾經的一次不潔性行為讓他想到了“艾滋病”,仗著膽做了HIV抗體檢查後,結果仍讓他感到很奇怪抗體陰性,那到底怎麼回事?

   在網頁的搜索欄里輸入自己的癥狀後,“陰性艾滋病”的字眼映入他的眼簾,“沒錯,腸鳴、打嗝、關節響、睡10個小時還是覺得沒精神”,看到許多網友和自己一樣有著10多種難以名狀的癥狀,“如夢初醒”的他給自己“確診”了。

    懷疑
   之後,國家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曾光對和孫力有相同癥狀的59名“不明病毒感染者”進行了全面檢查,包括常規體檢、實驗室檢查,並由國家疾控中心下屬性病艾滋病中心進行了性病艾滋病特異性檢查。

   但面對“無氣質型病變,主要為精神因素所致”的結果,孫力不能信服。他陷入了無解的焦慮和無助中。“可能是感染了一種現有醫療技術查不出的新型病毒,不然正常人怎麼會舌頭上長白毛?”

   去年5月,听說廣州的流行病學家鐘南山也關注了自己這個群體,還為此成立了研究小組,孫力立即飛往當地。研究顯示︰經過性接觸或密切接觸感染後,常見的6種傳染性病原體(EB病毒、淋球菌等)可在白細胞中潛伏存在,並影響人體相關免疫功能,形成“病人”們部分主訴癥狀。首批檢查的60人中,33人檢出EB病毒。

   EB病毒,俗稱“皰疹病毒”,分布廣泛,多呈散發性,主要因親密接觸如接吻、分享食物或咳嗽而傳染,全年均有發病,以晚秋初冬為多。孫力感染的正是EB病毒。“感染者中有部分人有我們這樣的癥狀,有的人沒有”。他拒絕治療,並于上周和幾名“病友”尋求再次檢查和“確診”。

   新生
   在位于鼓樓西大街的一處賓館房間內,孫力的一名湖南“病友”將右臂舉到記者面前,反復伸折著,“關節的響聲听到沒?一天要響四五十次呢”,孫力凝視著這位病友,又看看記者,表示認可,房間里靜悄悄的。

   專家曾光解釋,沒有一種病的診斷將CD4作為主要指標。有一些人,甚至是正常人,CD4就是低的,還有一些人精神焦慮,也會導致CD4降低,比如疲勞綜合征。這和國家疾控中心性艾中心主任吳尊友日前接訪孫力的結論不謀而合“初步判斷為精神類疾病”。

   采訪中,孫力對“精神病”始終抱有抵觸和不屑情緒,也不滿“恐艾族”這個稱號,試圖確診的路並不順利。

   不同的是,他曾經的不少“病友”已經獲得了“新生”。

   經過了為期半年的“陰霾期”,家住四川的杜國慶再也沒有以前的腸鳴、關節響等癥狀了,昨天,電話那頭的他對自己2009年“跟風”加入“恐艾族”行為有點不好意思,他說多數當時以為的癥狀現在想想,好像都不曾存在過,“多半是心理因素在作祟,自我調節再加上和曾光教授溝通後就沒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