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地球細菌或已污染火星 創造全新生命形式

 人類最善長的工作就是汙染環境了
大腸桿菌,一種頑強的生命體。它將會是合適的火星殖民者嗎?
 
英國研制的獵兔犬-2號火星著陸器,其經過特殊設計,專門用于搜尋火星生命體。但是遺憾的是它在降落火星後便失去了聯系

    北京時間9月5日消息,據Discovery News網站報道,為了滿足建造者們永不滿足的好奇心,美國宇航局的好奇號火星車正在火星表面奮力前行,搜尋著這顆紅色行星在現在或過去可能曾經存在過的宜居環境。然而,這里存在一個小小的可能性,那就是來自地球的微生物對火星環境的污染。這將干擾對火星潛在生命現象的研究進程。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數十顆美國,甦聯和歐洲的探測器抵達火星。在離開地球之前這些探測器都經過了嚴格的消毒程序,然而這樣的消毒真的就能保證100%的殺死那些頑強的地球偷渡者嗎?

   而如果我們想要確認火星是否已經遭受到來自地球的生物學污染,這將打開一個天體生物學上的潘多拉魔盒——我們是否可能會在無意中將生命的種子帶到另一顆行星上,最後這些微生物逐漸適應了那里的環境條件,並最終演化成為一種完全嶄新的生物物種?

   對于這種生物學污染我們確實有理由對此感到擔憂。在2006年,有報道稱一種常見的土壤細菌“芽胞桿菌”在經過紫外光消毒之後仍然附著在探測器上,繼續保持著健康和活力。

   但是反過來看,將微生物帶上火星也將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無心插柳式的科學實驗︰將有機物或生命體帶上一顆原本沒有生命的星球,在這里進行達爾文進化論的實際測試,並打開一扇通往地球早期歷史的窗子。

   美國萊斯大學天體生物學專家詹尼特‧賽菲特(Janet Siefert)寫道︰“從岩石紀錄中我們已經知道復雜生命體是非常頑強的。盡管在歷史上多次經歷幾乎被徹底摧毀的災難,但是這些復雜生命體卻每次都能逃過浩劫並成功地適應新環境。因此我們相信一旦生命在另一顆行星上被播種,它們就可以生存下去。”

   這位專家堅信,根據地球上的化石記錄,這些微生物將會排除萬難,改變自己的基因特征以便讓自己最終快速適應嶄新的生存環境。然而即便如此,這些生命體真的能經受住火星表面那種干燥,高輻射率的嚴酷環境嗎?

   2012年的一項實驗將微生物至于模擬火星環境條件的艙室之中。這些微生物顯然對于這里巨大的溫差變化,缺氧以及缺水環境感到難以適應。它們放慢了生長速率,但是最終仍然完全死亡了。

   不過在另一方面,研究人員們也認為,即便只能有很小一部分微生物在火星上存活下來,它們仍然有可能會采用試錯法,就像它們在地球上的早期祖先所做的那樣。它們會快速嘗試各種基因變異組合,並試圖從中找出一種新的適應策略來。

   這種前景太過偉大,它甚至可以被稱作“第二次生命起源”,因為這是一種新的生命形式在一顆新的行星上誕生的過程。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設想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幾乎和地球早期生命的出現同時期,火星上也出現了本土的原始生命,它們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火星上的環境條件。

   因此,一旦出現這種生物污染的情況,就會是這樣一幅場景︰來自地球的標準地球微生物體“入侵物種”和火星的“本土物種”之間展開激烈的資源爭奪戰。我們將會在火星上構建一個“影子生物圈”,來自兩個完全不同行星的生命體在一起相互共存。用地球生命體污染火星“從道義上或許並非我們想要進行的實驗,然而其得到的結果將會是空前絕後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