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重慶七大鬧鬼地/夜半傳來女人的哭聲 百年古堡鬼聲連連

好兄弟來了!!
重慶雲陽縣一處百年古堡,每到夜間,便會從裡面
傳出詭異的聲音。於是,「鬼怪」的流言在村子裡
流傳開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村子裡人心惶惶。
重慶雲陽縣一處百年古堡,每到夜間,便會從裡面傳出詭異的聲音。於是,『鬼怪』的流言在村子裡流傳開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村子裡人心惶惶。這座古堡叫彭氏宗祠,又名彭家樓子,位於重慶雲陽縣鳳鳴鎮黎明村,小地名瓦琢溪。彭氏宗祠坐西向東,複四合院布局,由門廳、享殿、耳房、廂房、高樓及四角炮樓組成。高樓居兩院正中,正方形平面布局,木結構九級樓閣式,三重簷四角攢尖頂,下六層四周石砌牆體,面闊、進深均為10.5公尺,全樓通高35公尺。 

 根據博報網報導,彭氏宗祠始建於西元1803年,於1823年完工,是渝東地區保存最完整、建築最奇特的晚清封建地主莊園。建築形勢宏偉,布局嚴謹,造形古樸典雅,具有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和獨特的建築藝術風格,為重慶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也正因為歷史久遠,圍繞在這『古堡』周圍的各種傳聞也就越來越多。而最近,關於這座古堡『鬧鬼』的傳聞又在當地捲土重來。

 故事最早發生在10多年前的一個冬天。夜,靜得可怕。偶爾的兩聲犬吠清晰可辨。黑暗中,一只煙頭忽閃忽亮。 雲陽縣鳳鳴鎮黎明村彭家樓子裡,一個中年男子吸完最後一口煙後,拿起手電筒,開始第一次的後半夜巡查。他叫彭寧,是這座古堡的第十代傳人。古堡一直荒廢,但是他每天晚上還是要到祠堂來巡視一轉。
彭氏宗祠位於密林深處。

 手電筒的光束扯開了夜幕的一角,木板樓、風火牆、橫梁翹簷、青石板,保持著固有的靜默。忽然,一陣詭異的聲音輕輕傳來:一會近,一會遠,似乎夾雜著鐘聲,還有女人的哭聲。彭寧一驚,豎起耳朵再仔細聽。這一次,聲音更加清晰。他冷汗直冒,屋子只有一扇門,根本就沒有外人能進來,這聲音從何而來?彭寧不敢多想,飛一般地逃了出去。

 作為村支書,彭寧是不相信鬼神的,但是晚上的奇怪聲音讓他困惑不已。他覺得此事先不宜聲張,他想到了一個人,就是同村的陳大貴,此人膽大,是個熱心腸。陳大貴一聽,二話沒說,決定和彭寧一起守夜。第二天的傍晚,兩人帶著電筒,仔仔細細地檢查了古堡,確認沒有異樣。

 上半夜,風平浪靜。下半夜,兩人都睏了,迷糊中,陳大貴忽然聽到了一陣淒涼的聲音傳來,似乎有腳步聲、喘氣聲、嗚咽聲,聲音漂浮不定。陳大貴趕緊推醒彭 寧,兩人壯著膽子,輕手輕腳地走出去,聲音是從古堡的箭樓裡發出的。剛靠近箭樓,裡面傳來『嗚……啊……』聲音更大了,兩人撒腿便跑。

古堡鬧鬼!
 消息像長了腳,很快便傳開了,小小的村莊裡如平靜的湖面投下了巨石。謠言越傳越厲害。有村民有板有眼地說,很多年前,有一名道士到來村子裡做法事,晚上散步到了這幢建築前,道士看了幾眼後,二話沒說就回去收拾東西離開了 村子,肯定是祠堂裡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有的村民傳得更神:彭家的祖先以前欠下了血債,現在那些死去的冤魂回來討帳來了。

 彭寧是堅決反對這些傳聞的,但是自己也找不出什麼合理的解釋。按照農村的風俗,他的家人還點起蠟燭燒香求平安。也有村民猜測,可能是『簷老鼠』(蝙蝠)飛的時候撞在了牆上,或者爭食打架發出了怪音。在當地農村,蝙蝠是很多的。很快有人反對,說蝙蝠是自帶『雷達』 的,牠發出的超聲波撞到物體後,能反饋回來,然後蝙蝠接到這些信號就能及時做出調整,所以不會發生撞擊的情況。同時,蝙蝠也很少有爭搶食物的習慣。古堡疑雲在村子裡越濃越厚。

 三年前的某一天,重慶三峽學院建築系教授易中玖來到村子裡。作為建築學教授,他對這個具有濃郁渝東色彩的古堡很感興趣,之前,他多次對古堡的結構進行過考察。對於村民們說的古堡『有名堂』,易教授初步認為,應該是建築本身結構發生變化導致有怪音出現。他發現,箭樓裡並沒有木板,但是有很多木梁。可能是年久失修,加上熱漲冷縮,木梁發生了斷裂現象,而木梁斷裂的時候,在寂靜的環境裡就可能發出怪異的聲響。

 彭寧一想有道理,但是按照自己的生活經驗,木梁斷裂發出的聲音該是脆的,而那奇怪的聲音卻是連綿的,甚至還有節奏,比較空洞,摸不著,像飄蕩在空中。易教授在現場描繪了幾張草圖,帶回學院後再做研究。易中玖的同事、物理系副教授孫躍偶然看到了草圖,也聽易教授講了這個『鬼故事』。孫躍對古堡也產生了濃厚興趣,他認為,怪音在大自然中其實並不少見,只要形成一定條件,就會產生各種千奇百怪的聲音來。

 孫躍發現,草圖上有很多圓形、方形的小孔,這是祠堂箭樓四面高牆上的射擊孔,大大小小有幾十個孔。這些射擊孔是當年主人為防御土匪騷擾而特意打造的。孫躍猛拍了一下大腿,大叫:『有了!』問題就出現這些小孔上!孫躍很快趕到現場,做了實地考察論證:作怪的是風。

  
牆上射擊孔讓『怪音』蔓延?
 孫躍解釋說,每天晚上,山野的大風從牆壁上的小孔進入箭樓內,而箭樓內部就像一個巨大的空洞,每個小孔都是一個風源。風從小孔進來後,一個小孔就會形成 自己的聲波,而每個小孔都有自己的聲波,各個聲波在箭樓內部交匯,各自傳播,相互乾擾,自然變化出千奇百怪的聲音,就形成了村民們所謂的『鬼叫』。至於怪音時強時弱,那就跟聲波的頻率有關了。
 為了讓大家更好地理解,孫教授打了個比方:豎立的箭樓就好比是一隻笛子,箭樓上的射擊孔就是笛子上的小眼。當人們吹笛子時,隨著口吹氣體的壓力的不同,手按笛眼的頻率、順序不同,笛子就發出各種聲音,形成音樂。古堡『鬧鬼』的原理也是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