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3月8日 星期四

希特勒“狼穴”生活:厭惡女人 靠青蛙叫聲催眠


  本文原載于《文史參考》2012年第5期(瀏覽本期目錄及封面購買雜志),原標題為“‘巢’與‘穴’︰希特勒遍布歐洲的大本營”
   經濟危機下,歐洲各國被逼無奈紛紛打起了文化遺存的主意。繼希臘政府對外租雅典衛城後,波蘭政府近日也公開對外招租,希望將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防空堡壘“狼穴”開發成旅游點,年租金近14萬美元。
   “狼穴”位于二戰時德國東普魯士的拉斯登堡,即現在波蘭的肯琴以東約15公里處的密林中,佔地13公頃,如今歸波蘭林業局所有。林業局希望引入投資方,幫助翻修博物館、飯館和賓館等,使“狼穴”出現在旅游路線圖上。據當地林業部門官員說︰“我們正在等,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一方表示意向。因為新的承租人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尤其是修建一座能夠全年開放展覽的博物館。”
   作為二戰時期德國納粹眾多的“元首總部”之一,“狼穴”可能是名氣最大的一個,這和希特勒在這里待的時間最長有關,在將近4年的甦德戰爭中,他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時間在這里度過。希特勒曾經表達對這里的喜愛︰“在歐洲這是少有的一處,我可以在這里自由自在,安泰從容地工作。”
   “狼”是希特勒從事地下工作時的化名
   元首總部,是希特勒及多位高官作戰指揮辦公處所,元首總部不僅僅只有“狼穴”一個,算上戰爭結束時還未建成的大約有20個左右,遍及全歐洲,西到巴黎西南的旺多姆,東至甦聯斯摩稜斯克的第聶伯河上游,北起現今俄羅斯和愛沙尼亞交界處的普斯科夫,南到烏克蘭。
   在二戰開始時,希特勒還沒有常設的作戰總部,他去前線常乘坐飛機或專列,1939年的閃擊波蘭他就是乘坐專列“亞美利加”號前往戰場的。首個固定的指揮所是接近比利時邊境的“岩巢”,于1940年5月的法國戰役中投入使用。這年的冬天,在距離德國東普魯士的小城拉斯登堡以東8公里的一片森林里,一個名叫“托特”的組織開始開工,為即將到來的甦德戰爭準備大本營。
   1941年6月22日凌晨3時30分,甦德戰爭爆發。6月24日,希特勒乘坐專列到達臘斯登堡,他給這里的總部起名“狼穴”。
   之前他曾給位于比利時的元首總部取名“狼谷”,女秘書克里斯塔‧施羅德問他,為什麼總是以“狼”字開頭,希特勒回答說,“狼”是他在1923年的“啤酒館暴動”之前從事地下工作的“化名”。希特勒的保鏢羅胡斯‧米施解釋得更具體︰希特勒這一喜好可以上溯到掌權前的20年代。當時,希特勒剛剛在德國某城出席完一個重要會議,天色已晚,隨行人員想盡快找到一家酒店,以便“領袖”能夠早點休息。但是,他們屢次踫壁,一些老板借口說沒床位,另一些則含蓄地說,出于政治原因,不願讓國家社會黨的領袖住進來。護送他的一名成員提議說,不要再用希特勒的名字登記酒店了,有人建議用“狼人”的化名,這個名字博得了“領袖”的歡心,由此傳了下來。
   希特勒與將領們的爭論
   甦德戰爭剛開始時,狼穴里的人都非常興奮,希特勒的副官因為在甦聯短期逗留過,自以為很了解對手,肯定地說這場戰役會跟攻打波蘭和法國一樣速戰速決,甦聯會像個肥皂泡一樣破滅。但令人吃驚的是,希特勒顯得特別嚴肅,他若有所思地說,他更願意把甦聯比做瓦格納著名歌劇中那艘著名的幽靈船,隨後又補充說︰“每一場戰役開始,我們便推開一扇巨大的門,這扇門通向一個淹沒在黑暗中長長的房間,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後面藏著什麼。”
   在戰爭的頭一周,德軍憑借閃電進攻、優勢裝備和作戰經驗豐富等優勢,打得極其順手。6月27日,中央集團軍在甦聯境內的明斯克收攏鉗口,將甦聯西方方面軍一部合圍。7月9日,全殲包圍圈內的甦軍32萬余人。7月16日,古德里安和霍特兩支大鉗佔領斯摩稜斯克,完成了對奧爾沙與斯摩稜斯克之間甦軍的合圍。8月5日,斯摩稜斯克包圍圈內的甦軍停止了最後的抵抗,31萬人被俘。至8月末,中央集團軍群完成了預定任務,向前推進了500英里,距莫斯科僅 250英里。
   來自東線接連不斷的勝利消息讓“狼穴”里的希特勒樂觀起來,8月初的一天,當和工作人員在俱樂部喝咖啡的時候,他盯著牆上的巨幅地圖,用粗啞的男中音說︰“幾個星期之後,我們就打到莫斯科了。這是沒有疑問的。我將會把那座該死的城市鏟平,然後在那里修建一座人工湖,為電站供水。莫斯科這個名字將永遠消失。”
   也正是對莫斯科的這種蔑視,讓希特勒覺得那里的戰略重要性次于烏克蘭和列寧格勒。為了盡快奪取盛產糧食的烏克蘭、工業發達的頓涅茨盆地和經濟繁榮的克里米亞半島,以及盡快攻佔列寧格勒,與僕從國芬蘭軍隊會合,希特勒發布命令,讓中央集團軍只率領步兵進軍莫斯科,霍特的第3裝甲集群北上波羅的海,從側翼包圍列寧格勒;而古德里安的第2裝甲集群將南下,在烏克蘭與南方集團軍群會合。
   然而,希特勒的命令在高級將領中遭到強烈反對,帶頭的是陸軍總司令勃勞希契元帥和陸軍總參謀長哈爾德,他們認為,戰役的主要目的是消滅甦聯的武裝力量,而達到這個目標的最好辦法就是進軍莫斯科。因為那里不但是甦聯首都和大工業區,而且還是最大的鐵路、公路樞紐。佔領莫斯科必將極大地限制甦軍的戰役機動自由。這一意見得到了中央集團軍司令博克元帥及古德里安和霍特的支持。
   希特勒和將帥們在“狼穴”里發生了爭吵,而“狼穴”處在多湖地區,這里潮濕的氣候令希特勒幾年來第一次病倒。勃勞希契把希特勒的命令打了折扣,中央集團軍群的裝甲部隊一方面為挺進莫斯科做準備,一方面又分兵向烏克蘭方向支援。這樣做的結果是德軍既沒有像將領們設想的直搗莫斯科,也沒有像希特勒設想的盡快拿下烏克蘭,再掉頭攻打莫斯科,天氣最好的5個星期就這樣在毫無意義的爭論中悄悄溜走了。
   8月23日,古德里安隨哈爾德一起飛回“狼穴”,向希特勒痛陳利害。古德里安指出,攻下莫斯科“才是具有決定性的勝利。” 但是希特勒卻又一次大談經濟賬,而且又一次提出要奪取克里米亞這艘可以作為空襲羅馬尼亞油田的“航空母艦 ”。他說︰“我的將軍們對于戰爭的經濟方面都是一無所知的。”希特勒身邊的將領都唯唯諾諾地點頭稱是,沒有一個人幫古德里安說話,讓他感到自己極為孤立。失望之下,古德里安只好接受事實,全力以赴地去完成進軍烏克蘭的南征戰役。
   盡管德軍在烏克蘭的基輔打了一場勝仗,但錯過了攻打莫斯科的最好時機。10月2日中央集團軍群重新集結裝甲兵團,發動進攻莫斯科的“台風”計劃,此時,道路變得泥濘,天氣也開始寒冷,甦軍已經在莫斯科正面準備了150萬—200萬的兵力,最終將德軍擋在莫斯科門外。而戰爭的失利也讓希特勒與將領們的關系開始破裂,11月29日,希特勒解除了德高望重的南方集團軍群總司令龍德施泰特的職務。12月19日,希特勒突然宣布將勃勞希契解職,由他親自兼任陸軍總司令,同一天他還批準了中央集團軍群總司令博克的辭呈。此後,北方集團軍群總司令勒布以及古德里安、霍普納等將領也紛紛被撤換。
   希特勒和將領們誰是誰非至今還在爭論之中,比方說戈林在紐倫堡審判時說,如果不是將領們當初在希特勒生病期間消極對待南下烏克蘭的計劃,“東線的戰事最遲在1942年初就已經完結了。”然而,自從進駐“狼穴”起,勝利離希特勒越來越遠。
希特勒把德國戰爭中樞都帶在身邊
從1940年底一直到1945年1月,“狼穴”一直處在不斷修建的過程中,在希特勒的元首總部中,它的規模列第三位,位于法國甦瓦松以北馬吉瓦爾的“狼谷2”和位于波蘭下西里西亞省的瓦烏布日赫的“巨人”都比它大。但就這樣,“狼穴”的規模也不可小覷,從廣義上講,除了希特勒的總部,在方圓60 公里左右的範圍內還散布著德國陸軍最高司令部指揮部、第二政府駐地、空軍元帥戈林的總部、黨衛軍頭子希姆萊的總部、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的總部——基本上希特勒把納粹德國這架戰爭機器的中樞都帶在自己的身邊。
   希特勒的“狼穴”元首總部分布在方圓大約6公里的範圍內,從內到外分為三個安全區,最核心的安全區住著希特勒、戈林、希特勒的秘書馬丁‧鮑曼、國防軍最高統帥部參謀長凱特爾元帥和最高統帥部作戰部部長約德爾上將,這里有10個鋼筋混凝土築成的堡壘,其牆壁和頂部厚達5至8米,這樣算下來,牆壁和屋頂的體積竟超過了室內空間。
   希特勒住在最北邊的一個堡壘中,他和凱特爾的堡壘都有可以召開軍事會議的較大房間。希特勒的堡壘只是一間簡陋的工作室,包括臥室、衛生間和一個相對寬敞的客廳,里面有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在和平時期,希特勒習慣大把花錢,用鮮花裝飾房間,可在“狼穴”,他連女秘書們用來裝飾辦公室的田間野花都不要。他說︰“司令部不要任何豪華和舒適,因為戰士們沒有這些。我經常發現,當我的軍官和士兵來這里接受我的嘉獎時,我房間的簡陋能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從外表上看,這些堡壘像某種原始的石棺,沒有窗戶,陽光射不進去,也不通風,除非打開沉重的鐵門。堡壘內的換氣完全通過排風扇,但是它的噪音卻讓人難以忍受,如果把它關掉,將會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女秘書克里斯塔‧施羅德給朋友寫信抱怨︰“排風扇整夜開著,噪音直接傳進腦子里,以致發根都覺得疼痛。”約德爾在戰後紐倫堡審判時說這里是“修道院和集中營的混合物”。
   最核心的安全區1防衛最為嚴密,即使是將軍和部長進出,都得出示一次性有效的特別通行證並登記在冊。安全區2則有一些軍營,帝國重要的部長如斯佩爾、里賓特洛甫住在這里。安全區3則有若干警衛部隊和大量的地雷。
   “狼穴”的配套設施非常完備,有發電廠、火車站、飛機場,還有游藝廳和電影院。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它的隱蔽性。整個二戰期間,盟軍情報機關都沒有把這里當做是希特勒的總部。甦德戰爭爆發前,甦聯國家航空公司有從莫斯科飛往柏林的航班,“狼穴”就位于航線的正下方,而這里的每棟建築物上面都布滿塑料樹,偽裝成森林,逃避空中偵察的耳目。電台的發射塔可升可降,使用時升起,豎立空中;使用後降下,藏于地下。德國飛機還定期拍照,以檢查“森林”露沒露破綻。
   希特勒靠青蛙的叫聲催眠
   “狼穴”冬天寒冷徹骨、夏天蚊蠅叢生。甦德戰爭剛開始的時候,青蛙徹夜叫個不停。希特勒的參謀們為了控制蚊蟲孳生,就在附近的湖水里倒煤油,結果殺死了所有的青蛙。希特勒大為惱怒,說青蛙的叫聲就像小夜曲,可以催他入眠。第二年參謀們只得到遠處的湖泊里捉來大量的青蛙。
   每天早上9點到10點,是希特勒帶著馬丁‧鮑曼送給他的德國牧羊犬“布隆迪”獨自散步的時間,他叫人修了一條小路,設置了許多障礙讓“布隆迪” 跨越,這是他允許自己享受放松的唯一時間。10點半,他開始看飛機和火車送來的郵件。中午,希特勒與參謀部的第一次會議在堡壘里進行,凱特爾和約德爾會參加,有時會議要持續兩個小時。午餐在下午2點,每次希特勒都坐同樣的位置,在約德爾和帝國首席新聞發言人迪特里希之間,凱特爾和馬丁‧鮑曼對面。餐後,希特勒會在下午余下的時間里處理一些非軍事事務。大約在晚上6點吃完晚餐後,即召開第二次軍事會議。後來逐步增加了第三次會議,但這一次的會議很簡短,大概在晚上11時舉行,一般持續半小時左右。
   從1942年起,地上修了許多木棚,希特勒的下屬們為不用再住在堡壘里感到歡欣鼓舞,希特勒卻固執地拒絕離開他的掩體。下屬們勸說他,這種白蟻般的生活不利于健康,希特勒聲稱自己在木棚中睡不著,因為那些木棚就像共鳴箱。他一直住在堡壘里,鑽出來也只是為了呼吸幾口新鮮空氣。
   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德軍潰敗之前,希特勒還時不時組織大家听黑膠唱片。他一連幾個小時一動不動地坐在扶手椅里,興致勃勃地听著貝多芬的交響樂和瓦格納的歌劇。後來,他對此開始厭煩,于是整晚上和兩位女秘書聊天。說是聊天,其實是希特勒的個人獨白,他喋喋不休地講自己在維也納度過的艱辛童年,回憶奪取政權前的斗爭時期。說著說著就扯到一些宏大主題上,比方說人類的起源之類的話題。對此,女秘書們都爛熟于心。此時,世界大事和前線的新聞總是避而不談,戰爭是不能被提到的。“狼穴”里時常放電影,希特勒一般不去看,除非是新聞紀錄片,他想知道新聞審查工作做得怎麼樣。
   斯大林格勒戰役的失敗讓希特勒陷入深深的苦惱之中,保盧斯元帥的投降讓他久久不能釋懷。他越來越遠離社交界,特別討厭女人,甚至不再和將領們一起吃飯,因為約德爾膽敢在餐桌上公開反駁他,極大地傷害了他。希特勒把自己關在堡壘里,獨自一人吃著素食,只有愛犬“布隆迪”陪伴著他,他最大的消遣也就是喂養“布隆迪”。當“布隆迪”信任地靠近某人時,他馬上就懷疑那人是不是用一小塊肉引誘過它,而這是嚴格禁止的。
   見證“7‧20事件”,“狼穴”和奧斯維辛同日解放
   “狼穴”之所以著名,還有一個原因,這里是刺殺希特勒的“7‧20事件”的現場。關于這場刺殺的過程人們已經耳熟能詳——1944年7月20 日,密謀推翻希特勒統治的施陶芬貝格上校把裝有炸彈的公文包帶進會議室,放在木桌下靠近希特勒的地方,然而公文包被人無意中移到會議桌厚厚的底座的外側。炸彈爆炸後,正是這個距離和厚厚底座救了希特勒的一條命,希特勒只是受了輕傷。
   有一點值得注意︰當時希特勒的堡壘在改建,那天的會議被移到一個木結構的營房內召開。如果按照施陶芬貝格原來的設想,炸彈在“狼穴”的堡壘內引爆,牆是鋼筋混凝土,又沒窗,炸彈的威力會非常大,光是震波就沒人活得了。但是會議被改在有三扇窗戶的木質建築里,炸彈威力大打折扣,希特勒逃得一命。
   下午3點,希特勒邀請女秘書克里斯塔‧施羅德共進午餐。施羅德走進希特勒的房間時,希特勒毫不費力地從扶手椅上站起來,強笑著把手伸向施羅德。在施羅德看來,希特勒的臉顯得很清新平靜。他開始講述自己是如何受傷的,他的左臂撞到了桌子上,有一樣東西砸到了他的腰上,他卻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希特勒還笑著說,使用炸彈暗殺是叫人喪命最簡便的方式。施羅德驚奇地發現希特勒的頭發平常總是蓬亂的,那天卻齊刷刷地垂在前額上。施羅德問是不是理發師來過?希特勒卻拉起施羅德的手,說︰“瞧,你摸摸我頭發,他們輕度燒焦了,所以才那麼整齊。”
   墨索里尼原定于當天下午到訪,施羅德勸希特勒推遲會見時間。沒想到希特勒態度激烈地回答說︰“那不行,不能回避!我必須見他。你想想,外國的宣傳只會幸災樂禍地散布最卑鄙的謊言。”那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最後一次見面。
   1944年底,狼穴的局勢越來越危急。白天,盟軍的空軍編隊從拉斯登堡上空飛過。希特勒不停地說會有突然襲擊,要那些從不防範的人小心。盡管各方面都希望他重返柏林,他自己卻要求呆在前哨︰“我有義務呆在這里。這樣做會使德國人民放心,我的士兵永遠也不會答應把前線撤退到離他們的元首很近的地方,這會激勵他們更加熱情地戰斗。”
   然而,當年十月,甦聯紅軍已經到達東普魯士邊界,1944年11月20日,希特勒不得不永遠地離開了他前後住了800多天的“狼穴”。1945 年1月23日,德軍開始對“狼穴”的破壞工作,每個堡壘使用了8噸重的TNT炸藥,但這也只能做到部分拆除,許多地堡都是向內塌陷。1月27日,甦軍未發一槍佔領了拉斯登堡。同一天,在這里更南,奧斯維辛集中營被解放。
   直到1955年,這里埋著的大約54000枚地雷才被全部清除。1992 年,這里建立了一塊石碑,外形像一本翻開的書,上面銘刻了施陶芬貝格的名字和事跡。碑文用波、德兩種文字寫成,其中有言︰“反對希特勒暴政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狼穴”冬天寒冷徹骨、夏天蚊蠅叢生。甦德戰爭剛開始的時候,青蛙徹夜叫個不停。希特勒的參謀們為了控制蚊蟲孳生,就在附近的湖水里倒煤油,結果殺死了所有的青蛙。希特勒大為惱怒,說青蛙的叫聲就像小夜曲,可以催他入眠。第二年參謀們只得到遠處的湖泊里捉來大量的青蛙。
   
鏈接︰希特勒的元首總部
   鷹巢
   位于德國巴特瑙海姆,始建于1939年9月,後來被希特勒分配給了戈林,作為後者指揮不列顛空戰的總部。1944年12月10日—1945年1月15日,希特勒在這里指揮了阿登反擊戰。
   米特設施
   位于波蘭馬佐夫舍地區托馬舒夫,在“狼穴”之南,始建于1940年12月。由于德國向甦聯國內推進的速度太快,這里迅速喪失了軍事價值,因此,希特勒從未使用過,後來被作為軍械庫。
   吉普賽人
   位于法國洛林的泰昂維,1944年4月開建,由于盟軍突破很快,這里還沒建好就已經沒什麼用了,當年9月21日停工,之前的建設全部白費。
   S 3
   位于德國圖林根奧爾德魯夫,僅僅停留在計劃中,沒有開建,設計規模和“巨人”差不多。
   水上城堡
   位于俄羅斯的普斯科夫,始建于1942年11月。希特勒計劃將這里作為指揮北方集團軍群抵御列寧格勒進攻的指揮中心。不過後來北方形勢迅速惡化,希特勒從來沒有造訪過“水上城堡”。
   熊洞
   位于俄羅斯斯摩稜斯克西9公里,始建于1941年10月。這里曾是甦聯紅軍的一個指揮部,里面的家具、窗簾、地毯都來自甦聯紅軍。經過德軍改建後,被當做集團軍後備總部。
   奧爾加
   位于白俄羅斯明斯克以北200公里,1943年7月開始建造。當時,德軍發起代號為“堡壘”的攻勢,庫爾斯克戰役打響。德軍認為至少能守住當時的戰線,因此在接近前線的地方修建元首總部。7月10日,盟軍在西西里島登陸,為了拉墨索里尼一把,希特勒不得不又在意大利投入兵力。東線德軍在庫爾斯克戰役中戰敗,從此,甦軍完全奪得戰略主動權,德軍被迫轉入全面防御。8月,甦軍在長達2000多公里的戰線上展開進攻,到11月為止,收復近一半失地,包括斯摩稜斯克、基輔等大城市。奧爾加還沒修好,就被後撤的德軍放棄了。
   狼穴
   位于波蘭肯琴,始建于1940年12月。
   元首地堡
   位于德國柏林總理府地下,建于1943年。是希特勒在歐洲一系列總部的最後一個,1945年1月16日他住進這里,直到當年4月30日自殺。
   狼人
   位于烏克蘭的文尼察,1941年11月開始建造。這里是戰時繼“狼穴”和貝格霍夫別墅之後,希特勒呆得最久的地方,1942年7月18日—1942年10月31日,他一直在這里。
   南部設施
   位于波蘭克拉科夫以東的斯奇茹夫,始建于1940年10月,1941年8月27日到8月28日,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這里會面,討論甦德戰爭問題。
   鷹巢
   位于德國巴伐利亞州貝希特斯加登以東的上薩爾茨堡。1933年,希特勒用《我的奮斗》的稿費在這里買下了一座別墅。1935-1936年,別墅被改擴建,重新命名為“貝格霍夫”。到了1938年,納粹黨為了慶祝來年希特勒50歲的生日,在貝格霍夫的上方、海拔1834米高的山頂為希特勒又修建了一座城堡,于1939年完工,被稱為“鷹巢”。去“鷹巢”要在接近山頂的地方進入一條長124米的地道,之後再坐上高度為124米的電梯。電梯的轎廂非常巨大,可容納53人,內部裝飾著擦得 亮的黃銅、綠色的皮革和威尼斯式的鏡子,就為安裝這部電梯12名工人失去了生命。主客廳有一個用紅色意大利大理石制造的壁爐,那是墨索里尼的禮物。不過,希特勒對“鷹巢”並不喜歡,他經常呆在“貝格霍夫”,去“鷹巢”不到十次,每次停留時間不超過30分鐘,據說是因為他擔心在電梯里無法躲避襲擊。後來,戈林、希姆萊都在這里建造帶有地下暗堡的官邸。1945年4月25日,英國皇家空軍對“鷹巢”實施了轟炸,不過並沒有摧毀它。現在,“鷹巢”被改造成一間豪華餐廳。
   岩巢
   位于德國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巴特明斯特艾弗爾,建于1939 年。這里實際上是“元首總部”最寒酸的一個,只有四個房間,修建在一個蝙蝠出沒的天然山洞里,1939年秋天,希特勒在這里策劃進攻法國時,牆上不時滲出水珠,刺骨的寒風不停在山頭呼嘯。1940年5月11日,希特勒再次到達這里,指揮對法國作戰。
   林間空地
   位于德國萊茵蘭——普法爾茨州格蘭明希韋勒,始建于1939年10月。最初,納粹德國為希特勒指揮法國戰役準備的總部是鷹巢(Adlerhorst),但是直到戰役臨近,鷹巢都沒有修建好,希特勒決定把總部設在岩巢(Felsennest)、坦能堡(Tannenberg)、林間空地(Waldwiese)這三地,最後只有林間空地沒用上。
   巨人
   位于波蘭下西里西亞省的瓦烏布日赫,始建于1943年10月,這個總部耗資 1.5億德國馬克,是“狼穴”的四倍,巔峰時期有28000名工人建設。所消耗的水泥比德國全體老百姓構築防空洞所能得到的水泥還要多。然而,這里從來沒有使用過,1945年2月,甦軍攻入西里西亞,“巨人”停工,5月,甦軍到達瓦烏布日赫,拆走了設備和未使用的原材料,炸毀了“巨人”。
   坦能堡
   位于德國巴登—符騰堡州的弗羅伊登施塔特,始建于1939年10月。坦能堡是在德國西線防空區現有的設施上改建,1940年6月27日起,希特勒在這里住一周,不過他和隨從都沒有住進地堡,因為那里太潮濕了。
   狼谷1
   位于比利時布呂利—德佩什,建于1940年5月。這是德軍在突破馬奇諾防線之後希特勒的總部。據說他當時大部分時間都在戶外,因為屋子里爬滿了小蟲子,另外新刷的油漆弄得他眼楮腫脹。希特勒在狼谷1從6月6日呆到6月26日,他在這里得知法國投降的消息,欣喜若狂,用巴掌拍起了屁股,還跳起了舞步。6月 26日,他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飛往巴黎。
   W3
   位于法國旺多姆,1942年5月開工,修建目的是為了希特勒更能夠在靠近海岸的地方指揮作戰。但工程于1943年8月停工,屬于未完成狀態,希特勒也就根本未使用上。
   齊格飛
   位于德國慕尼黑南郊的普拉赫,1943年3月動工,1944年11月建成。這里最初是納粹副元首魯道夫‧赫斯的住宅,後來又成為馬丁‧鮑曼的官邸,如果上薩爾茨堡的“鷹巢”被摧毀,這里是鮑曼選擇的預留元首總部,不過,希特勒從未用過。
   狼谷2
   位于法國馬吉瓦爾,1940年6月5日,法國戰役進入第二階段,需要為希特勒建立一個戰時指揮部。當勞工到達修建地點兩天後,法國投降,計劃變得多余。兩年後,這個工程以“狼谷2”的名義重新啟動,這是為了阻止盟軍在法國大西洋沿岸登陸。“狼谷2”中心到四周半徑大概6公里,有6個大型堡壘。防御工事共消耗了231000立方米的混凝土,超過其他已竣工的元首總部。諾曼底登陸之後,希特勒在1944年6月17日來過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